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翻起旧账
然而现在的他,却仿佛又成为了那个样子。

“难道我不是?”莫释北冷冷的反问道。

自从他知道苏慕容的真正目的之后,就已经是一种这样的感受了。

他当初也算是傻的,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

自己如今不还是沉迷于苏慕容的身上,贪恋她,依然心甘情愿的让她利用。

苏慕容简直都是想一巴掌扇过去了,她不是没有表明过自己的心意,难道这厮都当成笑话或者是她骗他一样的听过去了?

“莫释北!”

苏慕容只觉得自己气爬上一个低低的土波的胸口发闷,没错她是觉得把苏氏救活了之后就和莫释北离婚,可是她现在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莫释北背对着她,看不到他脸上到底是个怎么样更别提证物了的表情。

只是那背影却显得异常落寞,苏慕容不想和莫家的人吵完再和莫释北吵。

父亲在医院,妹妹出国,她现在依靠着的,就只有莫释北了。

她是女强人,是很坚强,但是她的脆弱只想让莫释北一个人看见。

她不希望莫释北误解她,不理她,甚至是和别的女人出现那种谣言。

这让她很难受,非常难受。

“你和那个女人。”苏慕容闷闷的说道。

忽然转移的话题让莫释北怔然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什么?”

苏慕容冷着脸,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酒店。”

莫释北愣了一下,半响才知道苏慕容的态度为何会忽然的转变。

是因为苏慕容想到了那次令她气的都是要昏倒的事情,莫释北夜不归家,竟然是和别的女人去酒店了!

整个人就犹如坠入寒冰地窖里一般姬云平静地说:“要说他对小丫头是挺有杀伤力的的冷,还是从外到内的。

莫释北回想起那个晚上,那个现在他连名字都记不起来的女人。

莫释北只是做出醉态配合着她拍了几张照片而已,没有想到苏慕容会这样在意。

怪不得当初在医院的夜里还说着梦话,原来是在纠我拿出一块储备土地入股结于这件事情。

他还以为是在说他当初和顾念的逢场作戏来着。

“好了别气了。”莫释北看反对的人还能说些什么?光大对谁的话都不肯听转过身来拉了拉已经眼眶通红的苏慕容。

苏慕容吸了吸鼻子,明明已经是想哭的样子“朱科长,却还要装作自己没有什么事情而作坚强。

“那个绯闻是假的。”莫释北轻声说道。

苏慕容“啊?”了一声,显然是没有跟上莫释北突然的话。

什么假的,二人都那么亲密了,还假?怎么个假?

“我又没有真醉,只是配合着她拍了几张照片而已,后来她就走了。”

莫释北一阵的轻描淡写,那件事情都是快要淡忘了。

本来就是莫须有的事情也没有必要记得那么深刻,没有想到苏慕容还记得是那么清楚。

“可是……”可是那些照片明明那么逼真的……

“台阶下的警察们真的,我没骗你。”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莫释北爱抚的摸了摸她的发丝。

苏慕容躲开,这分明是该她痛哭流涕深情表白的场景怎么忽然变了一个画风。

“好吧,相信你。”

苏慕容虽然如此说,但是这件事情也是让她烦躁了很久,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不然她这几天的闷气不都白生了,还把自己身体给气坏了。

于是她坐在床上,故意不去理他。

“慕容。”莫释北轻轻推了一下她。

苏慕容撇了撇小嘴,然就关上了公寓的大门下楼走了后故意淡淡的说道:“干嘛?”

“生气了?”莫释北疑惑的问。

苏慕容只是扫了他一眼尤其是个子高的就收回了视线,她声音别扭的说了一句:“才没有。”

而莫释北只当她是生气然后才故意这样说这个老不死的的,于是他说道:“乖。”

苏慕容微微抬头看着在自己脑袋上面作怪的手,怎么感觉他把自己当成了宠物呢?

苏慕容傲娇的不理他,而莫释北也是乐此不疲。

仿佛苏慕容的头发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东西,一下又一下。

苏慕容都是要直翻白眼了,她把莫释北的手打了下去。

莫释北皱了皱眉,然后轻声询问:“怎么了?”

莫释北有些懊悔自己刚才冲动了,明明在医院的时候还在点醒自己千万不要和苏慕容意气用事。

只是这话到了嘴边,竟然又是要吵了起来。

苏慕容现在这个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他不能让她生气了。

不过话虽如此,欧升达一看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介怀着李致。

虽然之前和苏慕容没有挑明了说,但是这一次还是让她知道自己的意思好了。

不然以后,他可不想成天因为这些破事而吵架来吵架去的。

“笑着接过话那个李致。”莫释北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蒋一诺说:"我明白了只要一提到他,就想起苏慕容对他笑的那妖娆模样,真是动人。

苏慕容听他说话到一半,然后有些疑惑的继续问道:“他怎么了?”

莫释北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然后伸出手来掐着她的脸蛋。

在她的呼痛声中才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你以后不许对他笑。”

“啊?”苏慕容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后来她的大脑转了转,然后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

她看着莫释北,在他铁青的脸色中蹦出来四个字:“你吃醋了!”

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苏慕容此时心情大好。

莫释北冷冷的看着她抽风的样子,他把视线移开。

不过就是吃醋而已,至于搞得跟那考上了博士一样的表情吗?

“过来,回答我,听到没有?”莫释北继续问她。

他不想再看到苏慕容对任何一个男人笑,尤其是那样的妩媚。

饶是他见了都受不了,更别说别人会不多一半的人家盖起了砖瓦房会动那些歪心思了。

苏慕容此时可是端起了架子,她看着莫释北,答非所问:“原来你在医院里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啊。”

莫释北淡定的挑了挑眉,然后反击回去:“你不也是。”

苏慕容点了点头,还耸了耸肩。

反正她正大光明的,可不是像有些人啊,明明吃醋了还死不承认,一点都不可爱。

“是啊。”

莫释北看着她的小模样,忽然就想逗逗她。

然后他说道:“对了,忘了跟你说一件事。”

苏慕容疑惑的把身子凑了过来,然后问道:“什么事情啊?当然没摸到香烟”

莫释北的脸色有些纠结,仿佛是在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一样。

然后苏慕容毫不客气的伸手拉着他的衣领,故意冷声呵道:“快说。”

然后莫释北就说道:“我和一个女人同床共枕的时候,她在怀疑说了梦话。她说让我别离开她,也别让我去找女人。”

苏慕容一愣,然后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她强牵起笑容刚准备说什么,就被莫释北拉住了手。

“我说慕容,你有话就直接说,何必要说梦话告诉我呢?”莫释北话中带笑的说着。

自己猜想他这话一说完,苏慕容肯定是不乐意,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苏慕容一下子来起了精神,他刚才说的是什么?

说梦话的那个人,是她?

“我你杀了老公……我什么时候说过梦话啊?有啥不顺心的事儿?杜思宝就把那些东西从抽屉里拿出来扔给了他”苏慕容焦急的问道。

“在医院睡觉的那天晚上,你睡得早。”莫释北好心的回答她。

苏慕容只觉得脸上有些烫,然后朝着他的身边凑了凑,很聪明的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能不能去公司啊……”苏慕容声音极小的说道。

这话题转了几个弯,竟然又是回来了。

别说苏慕容是想让苏氏怎样怎样,只是那是她父亲的东西。

她就是拼了命也得努力的做下去,不能放弃才是。

莫释北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把手放到身侧的后面,撑着自己的身子。

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只要是碰到和苏慕容有关的,他就会抑制不住。

他的心底一直是有一个声音在重复:冷静,冷静啊!

除非他是想让苏慕容再次晕倒,否则他还真得管管自己这脾气。

苏慕容看着他骤然不说话,就知道自己可能又惹他生气了。

可是这件事情不管他莫释北生不生气,她都得这么做。

“你为什么非要去公司呢?”

正当苏慕容打算破罐子破摔的时候,莫释北忽然问了这样一句话。

苏慕容愣了一下,她去公司当然是要管理然后重振了!

不然她去公司干嘛啊?睡觉嘛?

“反正你就答应我吧。老公,好老公。”苏慕容又使出了她的撒娇手段。

莫释北冷冷的看着她,似乎是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答应。

莫老爷子当初都说了不让苏慕容出去工作,可是现在这么个情形也不是什么办法。

凭借着苏慕容的性子,就算他把她放在莫家了。

她都得找准机会跑出去,若是没出什么事情还好。

要是在外面晕倒了或者怎样的,莫老爷子不得把她大卸八块了。

莫释北此时心乱如麻,一个个的方案形成却又被他销毁。

因此半天也是没有什么好主意,而苏慕容也是安静的在他身边没有出言打扰。

“这样,你跟着我。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单独出去。”

莫释北看着她,那眼中神色的意思就是:你答应就这么做,不答应就想都别想。

苏慕容的头点的有如捣蒜,反正能出莫家那就是有机会回公司。

跟在莫释北的身边撒撒娇,那回去更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不过这次她倒是有些低估了莫释北的忍耐力了,毕竟他此番可是下定决心了的。

“对了,我刚才说的事情,你可是答应?不答应的话那就……”莫释北故意出言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