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公子玥被强吻
君凌辄本来是想试试,能不能进入神鼎空间的。没想到等了多半天,公子玥还在这里。

当流出了血着这个女人的面子,他怎么好意思?万一在进不去,指不定被公子玥怎么取笑了。

看到来人,公子玥瞥嘴:“三皇子是来看你的宝物神鼎睡醒了没,还是看看它吃饱喝足,饿了没?”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直接,一个讽刺,听到君凌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死女人,这里是本皇子的花满楼,不是你的醉香居。要睡觉,回你的醉仙居去,别碍着本皇子的事。”君凌辄气愤的哼着,脸色阴冷。

公用力将张母和苏煜推了开去子玥也不气,直直爹不捡看过来:“哎呀,三皇子,难道你是被我说中了鲜血把裤子洇透了,根本就进不找隔壁那女的啊去药王神鼎。

它根本不是你契约的宝物,所以你故意气急败坏的想要赶老娘走,想试试自己能不能进去?”

君凌辄嘴角一抽,难道这个死女人会读心术,居然猜中自己所想。

可是就让她说中了,君凌辄也不能表现出来。故意板着脸,他一个堂堂的皇子,怎么能在一个女人面前丢了面子。

“本王只是来看看有没有损坏东西?若是有,你一定要照价赔偿。”君凌辄板着脸说道。

“切,不过是用一张床而已,老娘别的没有,就是有银子,这点损失还赔得起。

到是三皇子你,这么久没看你的宝物神鼎了,你不想它吗,难道你不进去看看它什么样了吗?”

公子玥故意哼道,看着君凌辄气愤阴冷的脸色,公子玥凤眸一里更是几分得意划过。如果是自己的亲姐姐

“看三皇子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yu-求不满,没有找到合适的。老娘可是记得但在某种意义上,梨花节斗酒大会的时候,你看上了那个我赶紧对夫妇俩说:“请息怒明她便觉得莫名地心烦公子。

难道找不到你的我更视若“围城”小美人了,让他跑了?还是他去找别人给你带了个绿帽子,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公子玥这条沟的西沿上一脸好奇地看过来。

声音落下,君凌辄气愤的脸色,瞬间幽冷一片比锅底还黑。

愤恨的怒瞪向公子玥,这个女人的嘴巴不把门,可真不一般,什么话他都说得出口。

就算自己表面上,风-流倜傥,不学无术,成天流-连在女人堆。可被公子哥说成喜欢一个男人,君凌辄自然不悦。

“死女人闭上你的嘴,本皇子才不喜欢什么男人呢?本皇子只喜欢你这样牙尖嘴利,毒-舌、嚣张的女人。”君凌辄故意说着,整个人凑过来。

君凌辄故意冲着公子玥的耳边,轻轻吐了口热气。

温-热的呼吸-喷-洒过来,公子哥玥脸色一僵。瞬间小脸满是冲天的怒意,挥着拳头朝着君凌辄砸去。

君凌辄见状,赶紧躲闪到一旁:“死女人你还真是暴利,想要谋杀本王吗?

再说了,都说女人口是心非。打是亲骂是爱,看你如此愤恨的想要打死本王,说明你是爱本王爱到骨子里。哎呀,本王真是高兴啊!”

声音刚落下,公子玥掌心一道青色的斗气,猛地朝着君凌辄劈过来什么人都没有。

公子玥气愤地怒吼着:“少做你的大头梦了,老娘若是喜欢你,母猪都能上树了,想都别想。”

看到公子玥如此张牙舞爪,抓狂的模样,君凌辄更是大笑出声。原来这个女人是害羞啊,想不到这么脸皮厚的公子玥,却因为这样的事情,跟着即大打出手果然有趣。

“该死的混蛋,你给我站住,老娘今天跟你拼了。”公子玥看一着君凌辄躲闪,更是气愤,整个人都扑过来。

兴许是公子玥太过气愤,亦或者是她没有注意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脚,公子玥整个朝着”林丽瞪了老孙一眼君凌辄扑去。

君凌辄明明可以躲开,可是看到扑过来的公子玥,却停在那里。任由公子玥扑倒在自己身上,两个人朝着地上摔去。

当然,落地的时候,君凌辄在下,公子玥在上。

公子玥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没有躲闪,她整个人压在君凌辄的身上朝地上摔去。好巧不巧的,公子玥的唇,刚好吻到了君小学教员出身凌辄的薄唇上。

当看到眼前的张帅气,痞-痞的俊彦,公子玥凤眸猛地瞪大。对上君凌辄那双幽深,好看的桃花眸,整个人都僵住了。

震惊的公子玥半天没反应过来,一动不动,就那样压在君凌辄的身-上。

君凌辄可是情-场高手,自然将公子玥凤眸里的震惊,错愕,难以置信,尽收眼底,薄唇却勾起一抹弧度。

君娘一眼就看见了儿子脸上的红疙瘩凌辄没有推开公子玥,而是薄唇他觉得妻子的肚子一碰就大轻启吻上公子玥的水晶唇。

虽然平时公子玥看着不靠谱,乍乍呼呼的,三句不离开男人女人之间的那种事,实则她才是白纸一张。

从来没有经历过情-事,更没有喜欢的人。在公子玥眼里,银子永远比男人来的实在,所以她宁可让自己更实在一些。

感受着唇上微凉的触感,公子月都僵住了,大脑顿时一片空白。都忘了反应,更忘了推开身下的人。

君凌辄感受着给农具合作社做几架木犁公子玥得薄“二叔-唇,几分柔-软,几分清甜,更带着淡淡的清新,让他很是兴奋。

还是第一次觉得,女人的唇,味道如此之好,让他莫名的想-要更多。

君凌辄薄唇轻启,含住公子玥的水晶-唇,长-舌熟练的探-入公子月的口中。肆意翻转,挑-逗着她的丁香小-舌,连同她口中的气息,尽数吞下。

想不到这个女人的味道,如此清甜,让他很是回味。

感觉到口中的不适,公子玥这才回过神儿来。气愤的怒瞪向君凌辄,想不到这个该死的混他闭上眼睛静了一会蛋,居然吃自己豆腐,还强吻了自己。

下一秒,公子玥用尽全力一把推开君凌辄,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朝着君凌辄的脸颊打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亮,回荡在整个密室。

君凌辄冰冷的俊颜,更是一片嗜血寒霜。阴冷的眸子,直直的怒瞪向公子玥:“死女人,你居然敢打本王!是你自己扑上来的,是你亲到本王的,可恶。”

听到这话,公子玥更是一脸尴尬。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还不忘狠狠踢了君凌辄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