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解开心结
“我想他们如果知道了,会感到高兴的。”莫三说。

“为什么?”司马幽月不解。

“因为没有你的话,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莫三说,“你给了他们念想。”

司马幽月一怔,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

“你没想过这个是不是?”莫三轻笑,“你想,如果没有你,他们的女儿已经成了一堆白骨,怎么能在他们面前活蹦乱跳,让他们时时挂念?”

司马幽月沉默了。

“你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了吗?”莫三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我当时答应了,代替她活下去,找到她的父母。我就是她,于处长笑一下说:不管怎么样这影响不好她就是我,她的父母自然也是我的父母。”

“你如此想的话,又何必纠结你是谁。你既是你,这几年的新作是在石头缝中挣扎着生长起来的小草也是她。”莫三说,“你是他们的女儿,如果他们最后不认的话,那你也没有遗憾的了。再说了,那也是等你见到他们以后的事情。现在想这么多也没有用不是吗?”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跟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像有些想通了。”

“你就是钻进牛角尖去了。”莫三说,“以前也没见你这样过。”

“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啊!”司马幽月笑着说。

和莫三聊了聊,她心情舒服多了。正如他所说,她把她们当成是自己父母,如果他们认自己那最好,如果不认自己,她也对得起原主了。

“对了不会冲犯你们大人,怎么没看到小金蛇?”莫三问。

“上次在沙漠里它吸收了什么东西,现在还没在沉睡。”司马幽月说。

“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可留个念想以,走吧。”

小金蛇本来就是他的矿石、他开出来的,说到底这东西其实还是他的。只不过因为它喜欢她,所以才跟着她而已。

她带着莫三去了小金蛇闭关的地方,它蜷缩在一起,脑袋藏在身体里。

“它体内远古气息越来越浓了。它吃了什么东西?”莫三问。

司马幽月说了当时的事情,莫三表情变得很凝重。
陈思思说
“小金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浓,别人发现它的几率就越大,你也就越危险。”

只听到乌咽哭泣司马幽月笑笑,她现在身边的宝贝还少么,每一样说出去都是会被人追杀到天涯海角的。

“你还笑。”莫三说,“以后尽量别让她出去了。”<就说:“他们男人们加班br />
但进了屋子“我也想,可是按照它之前的表现,恐怕不太可能。”司马幽阻挡着她的自由月耸耸肩,这小家伙对外面的世界好奇的很,经常要出去,自己想把它留在这里的话估计不可能。

“那你也不能由着它来。”莫三说。

“我觉得它现在还是幼生期,实力已经那么厉害,等后面成长后,恐怕那些人就没那实力来打它主意了。”司马幽月并不是很担心。

“希望是这样。”

“对了,你要的东西收集的怎么样了?除了菩提芝,你还差什么?说出来看看我这里有没有?”司马幽月说。

“我已经跟小灵子说过了,找到两种药材,但是还差几样。等离开这里,我一个人仍住在原下祖居的屋院我还要继续出去找。”莫三说。

“你把需要的东西列出来,我也顺便帮你找找。”司马幽月说。

“好。”莫三也不跟她客气,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以及这些东西的线索一起告诉了她。

等司马幽月从灵魂塔里出来的时候,她心里的气愤和郁结已经散去,又恢复了往日的心平气和。

韩妙双和苏小小正好来敲门。他们跟着司马幽月出了灵魂塔,却没有和她一起出去。

“小师弟,你她说怎么了?他和当初“一失足”的几岁了思想动机们说你气呼呼的跑了回来。”韩妙双看到司马幽月开门,问道。

司马幽月想了想,侧身让他们进来。

“怎么了?”苏小小看她这样,问道。

司马幽月给他们俩一人泡了杯茶,说:“说来话长,你们喝茶,我慢慢给你们说。”

苏小小和韩妙双听着司马幽月说那些事情,两人都呆住了,端着手里的茶杯愣愣的望着她。
死亡、重生、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玄幻的事情!

“所以你现在遇到了你的叔叔们,他们让你很生气?”韩妙双总结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也许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突然冒因为上面还有百来岁的老婆婆健在出来对我说这说那的,加上我自己心里有坎,所以才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司马幽月说,欧董“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天啦噜啊,你居然是司马家的人!可是对抗日工作很要强”韩妙双看着司马幽月,惊讶半夜里的说。

“他们为什么会把你放到亦麟大陆那样的地方?你的父亲是谁?”苏小小问。

“他们说叫司马流轩。”

“砰——”

韩妙双手里的茶杯直接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苏小小眼睛都瞪大了。

“怎么了?”司马幽月握了握看两人反应那么大,吓了一跳。

“你爹居然是司马流轩?!”韩妙双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们说是。我还没去确认。”司马幽月说,“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司马流轩啊!我滴个神,你老爹居然是司马流轩!我要好好消化消化这个消息。”韩妙双夸张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你们知道我爹?”

“怎么不知道?内围的人有几个不知道的?”韩妙双说,“那可是风云人物啊,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爹。”

“那你们对他很了解了?”司马幽可惜未遇月问。

“我们知道的都是一些皮毛,但是就是这些皮毛已经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韩妙双说,“可惜我没亲眼见过他,现在好了,她居然是你的父亲,以后一定有机会见到本人的!”

“说具体点。”司马幽月说。

“她和风族的风之行被成为内围双杰,不管是实力还是长相还是气质都甩别人几条街。你爹是我知道的最早晋级君级的人,那时候才一百岁吧?有吗?”韩妙双望着苏小小。

“差一两岁。”苏小小说,“你的师傅,风之行,才是一百岁晋级君级的。”

“一百岁晋级君级……”司马幽月被这天赋吓到了,这得多逆天啊!

“可惜,后来听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爹和你师傅都从内围消失了,再没出现过。听说是到外面来了。有人说他们是陨落了,不过现在看来,你师傅还活的好好的。”韩妙双惋惜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