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私心
“清扬,此次游历,只能够在南直隶各处去看看了。”

杨廷枢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情,已经到了九月二十九日,还有一天时间就要出发了,线路方面的安排,主要还是杨廷枢操心的,毕竟年纪大一些,再说身份也不一样,对相关的情况也要熟悉一些。

“没有什么,一切都依淮斗兄的安排,能够在南直隶各处走走看看,也是不错的。”

崇祯年间,各地灾荒很多,老百姓没有了活路,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再说农民起义和后金的侵袭,导致北方局势极其的不稳定,紧靠着南直隶的山东、河南等地,局势都是动荡的,相对来说,南直隶和浙江一带,局势稍微稳定一些,杨廷枢的爷爷是南京兵部尚书,肯定知道这些情况,不准杨廷枢到远处是游历,也是有道理的,郑勋睿同样重视安全问题,不会拿着生命开玩笑。

“那就好,我还生怕你不高兴,此次游历,我们首先到苏州去,接下来到常州、镇江、扬州、淮安、徐州、凤阳和滁州等地,最后回到应天,你看怎么样。”
你不想知道都由不得你
郑勋睿愣了一下,这杨廷枢还真的有小私心,选择的第一站就是苏州。

杨廷枢本身就是苏州吴县人,还有曾经在秦淮河聚会的杨彝、顾梦麟、吴伟业和张溥,都是苏州人,想必这一次游历,首先到苏州去,这些人肯定是要聚会的。

更深一层的意思,郑勋睿也是明白的,他和杨廷枢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了,尽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两人之间说话投机,兴趣相投,互相欣赏,不过这层关系里面,总是带有一丝的阴影,那就是曾经在秦淮河发生过的冲突。

那一次的冲突,杨彝、顾梦麟、吴伟业和张溥等人,全部都牵涉进去了,甚至包括了钱谦益,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冲突,引发了后来郑勋睿与龚鼎孳之间的冲突,这些事情对杨廷枢的影响是很大的,也是不可能忘记的,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此次首先想着到苏州去,怕也是想着改善郑勋在盲人按摩中心门口睿与众人之间的关系。

钱谦益同样是苏州人,老家在苏州常熟,按照历史的记载,钱谦益被罢免官职之后,基本都是在苏州府城的东林书笨蛋院授课,依靠着自身的学识和影响,吸引了大量的读书人,隐隐成为南方文坛的领袖之一。

这一次的游历,首先到的地方是苏州,想必一定会发生很有老歌里对造物的感恩也有老歌里少有的新生的激情与欢欣多有趣的事情。

至于说到南直隶其他的州府游历,时间不会很长,苏州一地耗费的时间怕是在一个月以上,剩下的时间不是很多了,后面的游历就带有走马观花的性质了。

和钱谦益等人迟早是要见面的,有些关键性的辩论同样会出现,这很有可能影响到郑勋睿日后的选择,包括将来的发展等等,绝不是小事情,尽管说郑勋睿的资历远不能够和钱谦益比较,可他不会示弱,更不会屈服于所谓学术权威的压力。

杨廷枢选择首先到扬州,肯定是一片好心,可惜不知道其中奥妙。
“淮斗兄如何安排都可以,我没有异议。”

杨廷枢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和郑勋睿之间熟悉之后,他发现其非常聪明,能够从任何的话语之中分析出来意味,自己做出这样的安排,郑勋睿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既然没有提出来反对意见,那就是赞同了,也愿意面对了。

九月三十日,辰时,郑勋睿和杨廷枢出发了。

一行共五人,郑勋睿带着郑锦宏,杨廷枢也带着两个下人,分别是杨贺与杨忠,其中名字叫做杨贺的人引起了郑勋睿的注意,这人生的虎背熊腰,满脸的络腮胡子,脸上永远不会出现笑容,时时刻刻都处于警惕的状态之下,就连和郑勋睿打招呼的时候,眼睛里面全要钞票买来的出现的都是审视的目光。这让郑勋睿想起了保镖这个词。

苏州府城距离南京有前面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是我们常常在本地电视台看到的高副市长五百里地,按照一行人的速度,丝毫不耽误都需要四天以上的时间,而且沿途还要考虑到食宿的问题,总不可能在官道上面过夜,进入到十月,气候渐渐变冷,夜间的温度是有些低的,所以综合考虑,一行人五天到六天的时间才会抵达。

杨廷枢同样准备了不错的骏马,是南方很少见的乌珠穆沁马,乌珠穆沁马体质结实,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作为战马,在战场上不惊不炸,勇猛无比,最大的优“不行点是耐力超强,可以每天奔袭一百公里左右,连续坚持十天的时间。

郑勋睿早就知道杨廷枢准备的是乌珠穆沁马,也就没有提及阿拉伯马的事情,作为骏马,乌珠穆沁马和阿拉伯马都是战场上数一数二的好马,综合比较起来说,阿拉伯马稍微占据一些优势,在战场上的冲刺速度强于乌珠穆沁马,性子方面也比乌珠穆沁马温顺。

价格方面,乌珠穆沁马每匹七十五两银子左右,仅仅比阿拉伯马便宜五两银子。

看见了乌珠穆沁马,郑勋睿就想到了南京兵部尚书杨成,这些骏马肯定是杨成提供的,应该是军队之中的战马,市面上是卖不到这种经过了调训的乌珠穆沁马的。

还有那个叫做杨贺的下人,怕也不是下人的身份,而是杨成专门派遣的,沿路保二三四层在山腰护杨廷枢安全的人,本事应该非同一般。

这就是做官和掌控权力的好处,不仅仅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还可以动用诸多的资源。

离开了南京城,刚刚进入到郊区,杨贺就开口说话顾不上理他了。

“杨公子,已经是辰时一刻的时间,属下的建议是,今日抵达句容,此地距离句容一百你为啥这么说他?他可是抗美援朝的英雄呀里地左右,快马加鞭需要。。。属下的意思,今日抵达句容,歇息一下。”

郑勋睿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杨贺在军队之中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过来的,也就是这些话,暴露出来了身份,若是按照军队作战的要求,骑兵配备足够好的战马,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能够完成一百里地的行军了,就说他们所骑乘的阿拉伯马和乌珠穆沁马,阿拉伯马最快的时速能够达到每小时不亢不卑五十公里,乌珠穆沁马也能够达到每小时四十五公里。

杨廷枢没有说什么,因为那里人太多只是微微点头。

杨贺看了看郑勋睿和郑锦宏,也看了看两人骑乘的阿拉伯马,眼睛里面迸射出来一看一看全国各地发生的大事小情丝的光芒,作为军人,见到了好的骏马,谁都会动感情。

郑勋睿认为,如此的旅途,对于杨贺这等军人来说,肯定是索然无味的,当然大明军队的战斗力,的确是堪忧的,初期还能够应对农民起义军,后来连农民起义军都不能够战胜了,就跟不要说面对骁勇的后金军队了。

一行人的速度不快,郑勋睿和杨廷枢并排,走在最前面,郑锦宏与杨忠并排,跟在后面约十来米的距离,杨贺在最后面,距离众人大约三十米的距离。
“清扬,杨贺如此的安排,你看如何。”

“淮斗兄既然说到了行程之问题,那我就直说了,如此的速度,怕是走马观花都算不上,一整天的时间,走一百里地,太慢了,依照我的意见,今日最即瘦石所作《屈原像》好是抵达镇江府,此地距离镇江府,不到两百里地,速度稍微快一些,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哦,清扬吃得消吗,这骑马可是很耗费体力的。”

“出来游历,本就是准备品尝酸甜苦辣的,若是还和家里一样,那也就没有必要了。”

郑勋睿的神色很是坦然,其实为了这次的游历,他所做的最大准备,就是训练骑马,以前骑的不过是西南马,速度不是很快,自从郑福贵带回来阿拉伯马之后,他和郑锦宏两人,苦练了足足三天的时间,基本上能够掌握骑马的大部分要诀了。

可两人还是需要锻炼,依照他们骑马的能力,上战场是不可能的,这一次的游历,正好是机会,能够将骑要做到情他的实力就是来自于他手下那些松散的黑道团伙理交融马的本事训练的娴熟了,也是收获。

杨廷枢笑着点点头。

“杨贺,你来一下。”

杨贺双腿夹了夹马肚子,眨眼间就来到了前面。

“我和清扬商议过了,今日的行程做一些调整,还是到镇江府去过夜,此地到镇江也就是两百里左右的路程,按说一天时间,没有多大的问题。”

“属下明白,公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不知道郑公子是不是吃得消。”<只是主任科员br />
杨贺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话语很是直接。

杨廷枢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显然是觉得杨贺说话太直接了。

“不用担心,一天两百里地,我还是吃得消。”

杨贺看了看郑勋睿,再看了看阿拉伯马,点点头。

“那好,今日想要抵达镇江府,午间吃饭的安排就要有些变化了,最多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此次游历的地方多,还是要爱惜马力的。”

意见统一之后,一行人的速度很快提起来了,官道上出现了阵阵的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