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费尽心机
作为内阁大臣,钱士升可谓是资格最老的,尽管他在内阁的资历比不上内阁首辅周延儒,不过从成为内阁大臣的连续时间上计算,钱士升是占据了优势的。

从当初对东林党人的支持,到后来的融入到东林党人之中,以至于隐隐成为东林党人在朝廷之中的领袖,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况且钱士升并不孤单,随着侯让自己的心事恂进入到内阁,他有了帮手,两人联合起来,能够在内阁之中产生更大的作用。

钱士升见过的事情太多,万历、天启和崇祯年间,党争都是存在的,整个发展的过程,可以说万历年间冒头,天启年间强大,崇祯年间激烈,在这样的熔炉之中铸造,也早就了钱士升热衷于党争的性格。
东林党人遭遇了两个巨大的危机,第一次危机在天启年间,掌握大权的太监魏忠贤仇视和痛恨东林党人,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势,宣布东林书院不合法,导致地方官府大规模的清洗东林书院,那一次对东林书院和东林党人的打击是巨大的,但是那个时候,很多的东林党人不顾自身的安危,坚决与以魏忠贤为首企图把后背留给简南的阉党斗争,这样的斗争在读书人中间引发了巨大的震荡,绝大部分的读书人都是倾向于东林书院的,这也导致东林书院和东林党在遭受到沉重打击的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崛起。

第二次的危机就是如今了,东林党人最大的对手是太子太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郑勋睿。
这一次东林党人遭遇的危机,与天启年间的危机有了很多的不同之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东林书院同样遭遇到根本上的危机。

郑勋睿是东林党人不同寻常的对手,双反交手的次数不是很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东林党人主动进攻,郑勋睿处于防御的状态。可是在这样的交手过程之中,东林党人的力量被逐渐的削弱。依附或者是支撑郑勋睿的人越来越多了,这一点在淮北的读书人之中体现的非常明确。

郑勋睿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不在乎与东林党人争一时之长短,而是从根子上进行改变,现如今东林书院在淮北完全绝迹,复社和应社更是无尽管吃!来我这儿管保让你吃得得了腹肿饱饱的!把碗给我法立足,但郑勋睿做出来这些事情,影响明显认为这侵犯了他的合法权利不是很大。甚至没有引发太多读书人的关注,因为郑勋睿总是能够在淮北做出其他的事情,引导众人转移目光。

郑勋睿属于暗地里动手,而且每一次动手,都是稳准狠的方式,让东林党人几乎没有还真是咄咄怪事手的余地。

郑家军的强大,让郑勋睿处于不败之地,也让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斗争,历来都是处于不败之地,总是能够找到最好的时机。给与东林党人致命的打击。

两相比较,郑勋睿才是东林党人真正的对手,当初的魏忠贤。根本不算什么。

这其中的区别,钱士升和侯恂是非常明白的,那就是当年的魏忠贤,采取的是依靠权势一味的打压东林党人,加之魏忠贤是太监的身份,太监治理国家本来就是祸国殃民的趋势,这才会导致众多的读书人反抗。

郑勋睿就不一样了,有着非同一般的学识,可谓是大明科举第一人。而且郑勋睿采用的方式,打压与现实结合。其在陕西和淮安等地做出来的一系列成就,让很多的读书人心服口服。郑勋睿麾下的就被动了郑家军,已经成为大明的中流砥柱,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对东林党人动手,就会让那些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读书人辩证的对待。

杨廷枢、吴伟业、顾梦麟、史可法等人的转变,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钱士升和侯恂两人,完全认识到了这一点,在内阁里面,两人穷尽一切的挣钱却是这么不易办法,目的就是要打压郑勋睿,让东林党人能够逃过这一劫,让东林党人能够彻底征服郑勋睿。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团结郑勋睿,若是能够吸纳郑勋睿,那么东林党人的力量将变得异常强大,可是他们发现这样的想法没有存在的可能性,就从淮北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说,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就是无法调和的。

东林党人与商贾和士大夫之间的联系是异常紧密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们的利益也是联系在一起的,这是东林党人存在的根本,但是郑勋睿从根子上反对于是这样的做法,出任漕运总督之后,毫不留情的剥夺商贾的利益,要求商贾缴纳保护费,其实这就是要求缴纳商贸赋税,现如今触手慢慢开始触及到士大夫,譬如说淮北农业赋税方面的政策,就出现了略微的调整,官府开始统计士大夫所拥有的耕地,对寻常百姓耕地的赋税也按照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明白,郑勋睿准备要调整农业赋税了,到时候士大夫和读书人,恐怕也要不同程度的承担农业赋税了。

这样的做法等于是"午饭后要了东林党人的命,故而他们与郑勋睿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

眼并请领导指正他写的对联看着郑勋睿的实力愈发的强大,特别是去年打败后金鞑子,更是展现出来强悍的实力,钱士升和侯恂曾经悲观的认为,东林党人最终会拜在郑勋睿的手里。

可是情况突然出现了改变,皇上猜忌郑勋睿的心思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这让钱士升和侯恂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东林党人彻底打败郑勋睿的希望。

不管怎么说,郑勋睿都是大明朝廷的臣子,一旦遭遇到皇上的猜忌,那无疑是悲惨的结局了,至于说郑勋睿是不是会造反,这样的问题钱士升和侯恂想都不会想。<”“欧董br />
于是他们开始不遗余力的在内阁鼓噪,谈及郑家军的强大,恳求皇上向郑家军派遣监军,谈及郑勋睿在淮北许许多多不按照皇上要求做事情的行径。

张溥、张采、杨彝、龚鼎孳和吴昌时等人,再次开始写出弹劾的奏折,针对郑勋睿。

京城西,钱士升的府邸,书房。

钱士升和这是你李家二哥侯恂两人相对而坐,桌上摆着黎兆平此时被关了起来的酒菜,看上去很是精致,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铜盆里面,放着冰块,用来降低室内的温度。
“侯大人,看样子皇上对郑勋睿的不满已经到了极限,我估计皇上很有可能要直接调整郑勋睿的职位了。”

“不错,我也注意到这一点了,今年的漕运很不稳定,已经直接影响到京城和北直隶的粮食供给了,要说因为运河淤堵出现漕运不畅通的问题,那还可以解释,可是来往于南方和北方的商贾,总是能够依靠运河运送大量的粮食,这就说明问题了。”

“侯大人,你的意思是谁这是郑勋睿故意为之的,难不成郑勋睿准备和朝廷对着干。”

“那也说不定,郑勋睿掌控了郑家军,不要说内阁,就算是皇上,想着惩戒郑勋睿,都要仔细的思考,免得出现无法调节的局面。”

聊到这里,钱士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侯大人,这是最好的机会,你想想,郑勋睿依托的就是淮北等地的富庶,据我所知,陕西和复州等地的郑家军,每年都要依靠淮北运送大量的粮食,一旦皇上免去了郑勋睿漕运总督的职衔,郑勋睿和郑家军就失去了钱粮的支撑,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还能够有什么依托,只要断了郑家军的粮草,再强悍的军队也是于事无补的。”

“钱大人说的是,看来学校这种形式才诞生两千五百多年我们应该向周大人提出要求,免去郑勋睿漕运总督之职。”

“不仅仅是这样,我们还要举荐人出任漕运总督,我看是我们的光荣礼部右侍郎甘学阔大人就不错。”

侯恂稍稍思索了一下,微微摇头。

“钱大人,我觉得不妥,甘大人曾经弹劾过郑勋睿,与郑勋睿明显是对头,我们的举荐田总请他去办公室若是过于的明显,怕是皇上会有其他的想法,钱大人的目的,是想着主政漕运之总督,能够彻底推翻郑勋睿定下的制度,改变淮北的局势,可这样的想法过于的明显了,引发了诸多的议论和争执,那就不利了,我认为合适的人选,河南巡抚吴甡大人比较适合。”

钱士升笑着端起酒杯。

“侯大人,你太多虑了,皇上此刻的心情,怕是比我们还要焦急,皇上对郑勋睿的不满意,已经溢于言表,如此的情况之下,我们举荐的人员,越是和郑勋睿有矛盾,皇上越是会同意的,可惜张溥等人资历不够,要不然我还想着举荐他们。”

侯恂思索了一下,也笑着端起了酒杯。

“还是钱大人思虑全面,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嗯,还有一点,我们需要提醒钱谦益和黄道周等老先生了,南方也需要做好准备,想必他们对于郑勋睿的做法,也是存在很多不满意的,你我在内阁之中这些年,无力改变淮北的局面,已经有些说不过去了,如今机会来临了,我们必须要把握住,这一次我看郑勋睿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钱士升说出来这番话之后,侯恂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钱大人,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情,皇上若是免去郑勋睿漕运总督之职,不知道接下来郑勋睿会出任什么职务啊。”

钱士升也愣住了,书房里面一时间沉默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