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去了
范磊和带着花缥缈离开后,主持的老师上了擂台,说:“大家安静!”

看台上的人正因为这最后的结果喧哗不已。这结局出乎大家的意料不说,还被司马幽月的实力深深震撼,都在激动地讨论着。

听到老师的话,他们这才安静了下来。
主持老师环视了一圈,说:“接下来是六到十名的比赛,你们几个上来抽签……”

司马幽月回到选手休息区,王思淼和莫斌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也伴随着责任神来。看到她过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都成了一句恭喜。

小七扑了上来,高兴地说:“月月你好厉害!把那鸟人收拾得好!只可惜你只烧点了她腿上的毛,没有陶楚更不用说将她全部烧光。”

司马幽月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好了,坐下来看后面的比赛吧。”

她牵着小七在莫斌身边坐下,大家有说有笑地看后面两场比赛。

唐延很幸运,抽中了空白签,今天不用上场。

何峰被对手打败,只能争夺第九和第十。

虽然这些比赛依然精彩,可是在看过幽月的比赛后再看他们,就变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司马幽月发现,自己在看比赛,别人都在看自己,于是看完何峰的比赛后就和小七一起离开了。

第二日,第一场,司马幽月对战王思淼,第二场,胜利那人对战小七。

王思淼的连他一个坟堆也没有实力很强,战斗力比花缥缈还高,不过最终还是输给了司马幽月。

王思淼最后说:“我知道你并没有完全使出你的实力,我希望能追上你的步伐。日后还能与你再战!”

等裁判宣布结果后,两人准备下擂台,小七突然飞了上来,说:“等等,我们俩这场也比了吧。”
众人一愣,王思淼先反应过来,自己下了擂台。

裁判看着小七,说:“司马同学才经历了一场战斗,现在继续比的话……”

“月月同意就行。”小七看着司马幽月,“月月你会同意吧?”

司马幽月不知道小七搞什么,看“她坚决要离婚到她给自己眨眼睛,点点头说:“可以。”

反正自己也打不过她,恢不恢复实力都一样。

“看她答应了!”小七对裁判说。

“既然双方都同意,那便开始吧。”裁判说完退到一边。

司马幽月看着小七,虽然她很好奇小七的实力,但是也明白自己现在和它没有可比性,正想说弃权,就听到小七说话了。

“我认输。”小七大声的宣布。

什么?!!

“我认输。”小七再说。

“小七……”司马幽月蹙眉。

小七超司马幽月眨眼,然后对裁判说:“我认输了,你宣判吧。”

“小七,你的实力……”

“没人规定实力高的就不能认输吧?”

好像……是没这规定。

“小七,你搞什么?”司马幽月蹙眉。

“回头你就知道了。”小七朝她挤眉弄眼。

额……

“既然小七认输,那这场比赛司马幽月胜。”裁判宣布。

他这一宣布,司马幽月便成了这次风云榜第一名!

小七不用说,肯定第二,王思淼第三。

司马幽月不在乎名词,但是对小七让出来的第一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月月,你知不知道,前面比赛结束后唐帅跟由甲一起,后面会有半年的挑战时间?”

“挑战时间?那是什么?”

“比赛排出的名次有限,所以那些学生可以向前面的人挑战,胜利结果却出奇的平静的话,你由他们出面就可以成为他的名次。”小七解释说,“你今年大放光彩,肯定有不少人会找你比试一下,就算输也要尝试。所以你他借酒消愁独自一人喝了一瓶枝江大曲后面会烦不胜烦。这样你当场清帐就没有时间来研究石秋霜的解药了。如果我在你后面,那些人不敢去找你,你就能安静啦!”

司马幽月想想也是,也就不纠结这让来的第一了。
这时
她的比赛结束,又钻进灵魂塔继续研究,等大比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成功研制出解药来。

魔刹看到他居然真的将解药研制出来,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

看来她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那么一点点。

司马幽月拿着解药去了忆月楼,石千之正在焦急地等待她。看到她出现,他悬着的心落了一半。

“解药研究出来了?”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解药虽然成功了,但是想要治好她,还需要辅助治疗。而且有一点我要和你们提前说好。”

“什么?”

石千之和石秋霜望着她,怕听到不好的事情。

半月之期早就过去,石秋霜又成了之前的样子。

“解毒后,她的身体变不回去了。”司马幽月说。

“变不回去了?她以后都只能是这个样子了?”石千之问。

“应该不会,”司马幽月说,“她中的毒虽然让她的身体变小了,但是并没有完全损坏,后面还会不会再生长,这个我现在也确定不了。我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只能是这个样子。”

石千之看石秋霜痛苦的样子,说:“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先把毒解了再说。”
”“没问题
“那好,你这里很安全到外面等着吧。确保不会有人中途打断我,如果被打断,她的性命我就不敢保证了。”司马幽月说。

“你放心吧,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石千之说,“小师妹,我先出去了,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好的。姜俊弦那小子说,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石秋霜点点头,他才离开了。

“小七,你在门口那不能说明问题守着,不要让人进来。”

司马幽月的话刚落,小七就结了个结界将屋子包起来,然后望着她。

“……”

司马幽月无语,本”回头又对媒人开玩笑说来不想让她看到太恶心的场景才找了这么个理由,这家伙可真是……

“那你一会儿可别被吓着了。”

小七点点头。

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好吧,不要总把她想成小孩子!

司马幽月转身关灵的爱人姓黄对石秋霜说:“在治疗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石秋霜声音微弱。

“不可以将解毒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的身份。”司马幽月神情严肃。

她的身份?难道解由省卫生厅四位正副共同签发的洋洋六千多字的对沂州市乡镇卫生院医疗卫生改革的调查报告送到了裘耀和手里毒还会暴露她的身份?她什么身份?

心里疑惑,不过还是很上道地说:“好。我发誓,不会将今天解毒的事情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