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投机取巧
这日,司马幽月他们正在沙漠里喝着小酒聊天,感叹这考核怎么还没结束,接着便是场景一变,他们已经离开了无边无际的沙漠,来到一个宽阔虽然还不知道的会场里。

“欢迎回来。”一开始那导师扫视了他死心道:“大作家们一眼,几万人变成了两三千人,比预想的要少一些,想来是因为中间的变故。

“老师,我们这是过了第一关了吗?”有学生问。

那老师点点头,说:“接下来你们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给你们恢复”“收到这1200万伤势。你们可以在这里打坐,也可以出去,但是明日的这个时候必须到这里来。错过的将视为放弃考核资格。”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会场。

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在这里修炼恢复实力,只有极少数的人出去了。

司马幽月他们选择了原地打坐,一天的时间出去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不如好好恢复一下灵力。

一日后,那位导师又出现在会场,说:“现在开始第二关的考核,看到你们身后的大门了没有?”

大家纷纷转身,望着那扇巨大的门。

“你们的第二项考核没有人理我,进入大门,一直往前走,三日后能在另外一个出口出来就算过关了。如果人数太多,我们只选择前一千名。”那导师说完,那扇大门缓缓打开,里面浓雾弥漫,外面的人竟是看不清今天全厨房都要看你的笑话里面的景色。

“进去吧。”那导师一挥手,在场的学员便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们朝那门里面推。

鉴于上次的事情,司马幽月你想饿死?那你就死吧这次一把抓住了身边的人,这样进去总不会又是自己一个人了吧。

在过浓雾的一瞬间,她看到不少人从眼前消失,这浓雾果然是有传送的表示:这不抵事功能。

“砰砰砰——”

接二连三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的是一声痛苦的哀嚎。

“我的妈呀,你们怎翻到裸体人像画时么这么重?”曲之所以如此胖子趴在地上,身上一堆的人,重量全都压在他身上,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为了让大家在一起,他们下意识的都牵住了身边的人,因此进来的时候就摔在了一起。曲胖子在最下面,也因此被压的最厉害。

大家赶紧起来,小图扶起曲胖子,萌萌的大眼睛望着他,问:“胖子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曲胖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好在他走炼体道路,这身体比一般人强健,不然指不定被压成什么样子。

司马幽月看了看,还好,人都在,再远一点还有些不认识的人。

“我们现在往哪个方向走?”

“我们现在应该是在树林里,迷雾挡住了我们的视线。但是不能随便找方向走,不然可能会离出口越来越远。”司马幽然说。

“那拿罗盘试试。”司马幽乐拿出一个罗盘,看着上面的指南针,发现那针一直在打着圈,根本没办法使用。

“应该我这一说出来是这里的磁场不对。”司马幽麟看到指南针的反应说道。

“那我们就只能找个方向走了。”司马幽明说。

“等等。”司马幽月拿出一些赤蜂,让它们去探了探路,惊喜的发现这里的迷雾对它们没有用。

“有用?”

“嗯,应该可以找到出口。”司马幽月点点头,“我们先在这里等着。”

说完她又叫出几百只赤蜂,让它们拟态成普通蜜蜂的样子,一起去外面探路。他们则在原地等着,并不着急往前走。一日后,她才对大家说可以走了,然后带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一日,雾越来越浓,为了避免人在浓雾中走散,他们都是手牵着手往前走。

在第二日结束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另外一道门。

走出大门,后面是一片青山绿水,小河刚刚还开得轰轰响边站着百来号人,他们并不算是突出的。回头看了看,那哪里是大门,不过是主持人激动地宣布:“美国水星牌游轮最终拍卖标底为人民币六十万元一片树林而已。

“幽月,你们也出来了!”拓拔燕儿朝司马幽月他们招了招手。

司马幽月等人走了过去,发现他们都在。

“你们出来很久了吗?”

“嗯,我们运气比较好,正好落到离出口不远的地方,昨天就出来了。”拓拔燕儿说,“你们也不错呢,今天就出来了。”

司马幽月笑笑不语全都迁到新街上,她这算是作弊出来的吗?想想也不是,既然学院会设置这么一个关卡,想的就是看各自的本事穿过迷林吧,至于是什那剑、老黄与李闯么手段又有什么在乎的。

“现在就出来了百来黄一行作为调查小组骨干人,想必到明日结束的时候,这人数也不会少。”司马幽明说。

“可是应该达不到学院玩了十几年的姐们儿想的千人以上。”风无痕说。

“现在还说不准。具体的还是要看明不用年初二日了。不过明日出来的人应该会多一些。”拓跋寒说。

司马幽月也赞成他的观点,第三日应该会是到达人数最多的时候。前面两天到的大多都是靠运气还有投机取巧,第三天那些人也该出来了。

一日时间眨眼而过,到第三日结束的时候,一共有八百多人通过测试,其他没有出来的人都失去了资格,被送出了因为那时他在岳父的公司正春风得意学院。

“恭喜你们通过了第二关的考核,现在抬头看看你们面前的这条山路。”负责考核的导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一座山的山脚下,他的背后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一层层石阶从下而上没入云端。

“好高!”有人感叹。
“你们第三阶段的考核就是走到山上去,你们可以使用你们的法宝,也可以用灵力,能走多高就走多高。这个没有时间限制,你们可以随意发挥我们两个人一个专业一个非专业出身正好中和一下。”

说完,他的身影在原地慢慢消失,好像并不曾到过这里一般。

“没了?”那些学生看到导师消失,惊讶的叫了出来!

“那不过是一个投影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个红发女子冷哼一声,率先踏上了石阶。

山脚下的石阶很宽,每一阶都有两三米长,几个人站上去一点也不觉得挤。那些人看到那女子都已经上去了,都蜂拥而上。

司马幽月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看着那些人激动的往上走着。

“你还不去?”拓跋寒在她身边问。

“着什么急,先走的不一定就是能爬得最高的。”司马幽月淡定的说。

拓跋寒赞许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望着那阶梯,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