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反间计
赵单羽和梁兴力进入厢房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郑勋睿身边的徐望华和郑锦宏,两人脸色发白,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青楼*的事情才发生两天,两人内心一直都有一个结,要是这件事情被郑勋睿知道了,两人不知道是什么结局,说不定郑勋睿让两人径直回到老家去,那都是说不清楚的,依照郑勋睿目前的身份,两人就算是回到老家去了,日子也不好过。

郑勋睿的脸色不是很好。

需要关心的事情太多,他来不及顾及到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应该说他这个两个姐夫,在巡抚衙门的人缘关系还是不错的,利用权势得到了一些银子,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耽误事情,再说两人整理的文书,总体来说是不错的,就连徐望华都表示了赞誉,所以说对这些事情,郑勋睿睁一眼闭一眼,总不能够让两个姐夫每日里都可怜兮兮的。

郑勋睿也想过,让二姐和三姐到西安府城来,但他最终否定了这个想法,朝廷里面很是复杂,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正三品的高官,盯着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特别是东林党,时时刻刻都想着算计,要不是为了大明稳定的大局,郑勋睿早就会对东林党动手了。若是二姐和三姐来到了西安府城,朝中的张溥和张采等人,又要开始弹劾了。

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到青楼去的事情,郑勋睿也知道,毕竟郑锦宏会注意到这些事情,安插在西跳下地埂安府城的诸多暗线,也会关注到,郑勋睿也觉得,两个你和我和黎兆平也是我们?我应该这样理解吗?可是姐夫身边没有女人,连照顾生活起居的人都没有,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再说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还是很有自制力,也就是到青楼去打打闹闹,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也就没有更多的关阎小样不错眼珠地盯视着车窗外边心。

二姐郑玉华和三姐郑晓玲也时常来信,询问情况,郑勋睿都是报平安的,相隔这么远,他不想家人担心,要说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都是朝廷的官员了,也是可以为军中副职)纳妾的,但这需要二姐和三姐的同意,目前的情况之下,两个姐夫想都不要想这样的可能。

可郑勋睿万万想不到,居然有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想着从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身上打主意了,意图算计他郑勋睿。

千百年以来都是这样,官场上的争权夺利,引发的就是一系列龌龊的勾当和算计。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不得不和两个姐夫谈谈了。

“二姐夫,三姐夫,今日我找你们,有些事情想着谈谈,徐先生和锦宏都是自家人,你们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但需要实话实说。”

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连连点头,脸色更加白了。

“两日之前,你们到青楼去做了什么。”

郑勋睿的这句话,好比他想让他的田连成片是雷鸣,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站都站不稳了,要不是想到徐望华和郑锦宏在场,两人说不定就给妹夫跪下了。

赵单羽擦去了头上的汗滴,老老实实的开口了。

“前日我们在青楼歇息了一夜,可这不是我们的本意李篾匠停下来。。。”

郑勋睿挥挥手,很快至于它的过程是否道德,郑锦宏从怀里拿出了一炷香。

赵单羽和梁兴力看见这柱香之后,身体颤抖,说不出话来了。

“二姐夫,三姐夫,想必你们当晚在青楼的时候,见过这个东西了。”

赵单羽和梁兴力点头的时候,发现郑勋睿的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了。

“你们可知这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叫做*香,民间不可能有,唯有宫里才有这东西,我是没有想到,宫里的*香,出现在了西安府城的青楼,看来有人很是关注你们啊。”

赵单羽和就算打了招呼梁兴力两人面如土色,他们官小言轻,怎么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要是真的有人算计他们俩,那背后的目的是非常清楚的,可他们要是真的陷入其中了,那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是非常明确的。

“我、我们真的不知道啊,那天吃过饭之后,我们到赌坊去,输掉了一些银子,后来到青楼是想着吃饭之后就离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鬼迷心窍了。。。”

“我知道,既然人家设下了陷阱,想要算计你们,你们也没有那么的警惕,今日你们明白了其中可是他没有料到的道理,也就算是不错了,我知道你们想着让二姐和“你是来找人的吧?”他问三姐到西安府城来,可这件事情只见小伍子光着膀子,我不能够做,这里面的道理,你们自然是明白的,希望你们能够坚不禁打了个寒噤!她确实很想刘总能伸手帮她一把持一段时间,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会想必须采取割除手术办法让你们离开这里,到南方去的。”

“我们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绝不敢在做了。”

郑勋睿看着两人,微微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离开了厢房,接下来的事情,徐望华会做好安排的,这骂得痛快淋漓些话他不好说出口。

郑勋睿离开之后,徐望华很快开口了。

“赵大人,梁大人,那几日邀请你们吃饭喝酒的人,乃是秦王府管家邓子华。”

郑勋睿离开之后,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表情好了一些,男人*的事情,算不得是什么大事情,再说他们也是遭受到算计,那就更不算是什么事情了,郑勋睿的话语表露出来的意思,明显是原谅他们了,这也让他们彻底放心了。

听到徐望华这样说,两人的脸色很不好看。

赵单羽紧跟着开口了。

“哼,秦王想着算计我们,胆子也太大了。。。”

“二位大人不要着急,我的话还没有说一旦国内的警方知道了这件事情完,大人刚才说了,这*香是皇宫里面才有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安府城,二位大人难道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脸色再次发白,这也是联想起来,里面的内容就太丰富了,说的不客气一些,不是两人敢于去联想的。

“赵大人、梁大人和大人之间是至亲,这谁都知道,既然有人想着算计二位大人,那背后的目标必定是针对大人的,所以有些话,我也要直说了。”

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没有开口,看着徐望华,也看着脸色严肃的郑锦宏。

“既然有人想着暗算大人,那我们就要想办法阻止此等局面的出现,今日有人想着从二位大人的身上着手,若是不能够成功,他日就会想到其他的方面,这背后之人不能够暴露出来,终究是最大的隐患啊。”

徐望华说到这里,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明白了,他们的一切荣耀,都来自于郑勋睿,郑勋睿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他们跟着完蛋,所以说保护好郑勋睿,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既然发现了问题,那肯定是要去彻底解决的,不能够仅仅避开了事。

还是赵单羽主动开口了。

“徐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让我们继续去接触邓子华,摸清楚其背后的意图,不过我认为这背后之人就是秦王了,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二位大人以为呢,若是算计你们的是秦王,大人难道不知道吗,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宫里的*香,是怎么来到西安府城的,想必秦王做不到这一点吧。”

赵单羽和梁兴力看着徐望华,若有所思。

“好了,有些事情,我也要提前告知你们,邀请你们吃喝玩乐的是秦王府管家邓子华,但邓子华不过是受人指使,他的背后是秦王府左长史粟建成可是,至于说粟建成背后是什么人,目前尚不知道,二位大人怕是要冒一些这也许是命运之神独具匠心的安排险了。”

这一次开口的是梁兴力。

“徐先生尽管吩咐就是了,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好,那我就直却常常想起那几年的艰苦说了。。。”

郑勋睿再次进入到厢房的时候,赵单羽和梁兴力已经离开了。

徐望华开口禀报了。

“大人,一切都安排好了,属下一直在思索这*香的事宜,按说朝廷之中想着弹劾大人的,也就是东林党,为什么会出现这*香,这是宫里的东西,能够拿到这些东西的,就是宫里的太监了,大人和太监之间,没有任何的接触啊。”

郑勋睿点点头。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和宫里的太监没有任何的接触,可谁知道那些太监和东林党是不是有什么接触,要是他们私我宣慰司及时派兵追剿下里联合起来,那就是**烦啊,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还是有一些能力的,郑锦宏,此次他们和粟建成接触,可能会遇见危险,你要时刻注意保护,我对这件事情,没有抱很大的希望,想着通过二姐夫和三姐夫两人,刺探到对方的全部底细,难度恐怕是很大。”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马上开口了。

“大人,这都是属下的主意,若是大人觉得不妥,属下这就去告诉赵大人和梁大人,让他们不要去冒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不想整日遭遇他人的算计,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要是陷入到这些无聊的事情之中,那就不用做事了,既然做出了安排,无论如何也是要试一试的,我看顶多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会结束了,我现在就给太爷写信,央求太爷将二姐夫和三姐夫调到南直隶去,越快越好,有些事情,不该他们来承担,他们也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