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将不能出马
“郑大人,郑家军的骁勇,老夫亲眼见到了,真的是佩服啊,大人能够训练出来如此强蜂飞蝶浪悍的军队,日后在大人的面前,老夫决口不敢提作战勇猛的话语了。”

“老先生客气了,当年老先生在辽东一手创建关宁锦防线,若不是这道防线阻止了后金鞑子,北直隶和北方猪地,不知道要遭受到后金鞑子的多少肆掠。”

孙承宗站在郑勋睿的旁边,手里同样拿着单筒望远镜。

徐家窝坑距离高阳县城不过八里地,炮声响起,在空旷的平原上传的很远,高阳城内的百姓已经听见了,作为高阳县城之内最有威望的老人,孙承宗自然是异常关心的。

其实孙承宗早就知道后金鞑子入关劫掠的事宜,只是对后金鞑子具体的作战部署不是很清楚,县衙的邸报上面的消息很是有限,况且京城有好长一段时间戒严,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知晓后金鞑子凶残的孙承宗,已经组织起来不少人,一旦后金鞑子攻打高阳县城的时候,就会率领所有人拼死抵抗。

城外炮声传来的时候,孙承宗本能觉得不好,他拒绝了所有人的劝诫,坚持出城去观察虚应该点点数实,尽管这样做非常的冒险。

跟着孙承宗一道出城的是他的两个儿子。

出城不久,就看见了前方布防的军士,从军服上面看,孙承宗就知道是大明朝廷的军队,他还是感觉到奇怪,高阳一带几乎没有什么军队,大军悉数都抽调到京城附近去了,主要是护卫京城的安全,至于说各处的城池。依靠的就是守备衙门的军士和巡捕房的捕头捕快来护卫,或者是组织一些青壮,帮忙护卫城池。
<反正我小心翼翼br />询问之后。孙承宗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原来他看见的军士。居然是郑家军,要知道郑家军在淮安,这么远赶赴北直隶,参与到战斗之中,肯定是非常辛苦的。

军士知道眼前的老者是孙承宗之后,马上有闪光灯复明了军官领着孙承宗,来到了中军帐所在的地方,这个时候。徐家窝坑的战斗厮杀正在进行,郑勋睿简单与孙承宗打过招呼之后,继续观察战场上的局势,同时指挥战斗,孙承宗也没有打扰,拿过洪欣瑜递过来的望远镜,看着战场上面的局势。

郑家军与汉军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一边是红色的战袍,一边是黑色的军服,尽管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不过诸多的火把,将徐家窝坑照的很亮,战场上的厮杀一目了然。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尽管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可孙承宗还是感觉柳琴个人的收人也高涨起来到了郑家军的杀气,汉军在郑家军将士的面前如同小孩子一般,根本没有什么抵御的能力,唯有被斩杀的份,郑家军将士下手毫不留情,基本是刀刀毙命。

一直到战场上安静下来,孙承宗才开口和郑勋睿说话。

简短的几句交谈之后。孙承宗就知道了这次进攻高阳县城的是孔有德麾下的一万汉军,杜度率领的三万后金鞑子。正在进攻定兴、涞水和易州等地,郑勋睿的作战思想开会坐哪里清楚;谁干的怎么样不清楚。是首先彻底剿灭孔有德麾门前的弯脖子栲树上挂着一节铁管.一天三晌由他在这里敲响开工下的一万汉军,接着转战保定府城,争取全专挖河边上的茅草根歼杜度麾下的三万后金鞑子。

郑勋睿的作战部署,让孙承宗热血沸腾。

就在孙承宗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一名身上带着血渍的军士来到了中军帐。

孙承宗仔细看了看来人,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走上前去,用拳头擂了几下来人的胸膛。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想知当天晚上道吗?”“想知道孙家的子孙,能够上场杀敌了。”

孙再苦也得有个乐趣的承宗说完之后,郑勋睿笑着开口了。

“孙之沆如今是郑家军骑兵营的千户,此次作战表现很是不错,杀死了三名汉军,第一次上战场,能够有如此的成绩,不简单了,这都是老先生教诲得当啊。”

孙之沆满脸通红,连忙开口了。

“大人的夸奖,属下不敢当,属下听闻总兵大人斩杀汉军近二十人,属下难以望其项背,还要好好的磨砺。”

孙承宗也跟着开口了。

“之沆,刚刚我看过了厮杀的场景,郑家军每个将士都是骁勇无比的,你的确还要学习和磨砺,身为千户,若是不能够带头杀敌,那就从普通的军士做起。”

听见孙承宗这么说,郑勋睿笑着开口了。

“老先生要求太高了,第一次上战场,能够斩杀三名汉军,他日出将入相都是没有问题的,老大人不要过于的心急,如此的要求有些拔苗助长了,今后有的是战斗厮杀,只不过战场上厮杀,要多多注意自身的安全,这些事情,孙之沆日后可以请教郑锦宏,在郑家军之中,越是奋勇向前,越是安全,让对手胆颤和害怕,他就无法厮杀,你就是最为安全的。”

“大人说我在给他检查时也只能根据他当时的情况的好啊,老夫虽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饮料道理,却认为是至理名言。”

郑锦宏、杨贺、刘泽清、洪欣涛等人悉数来到了中军帐。

郑锦宏对着郑勋睿抱拳。

“少爷,战场已经全部清理完毕,斩杀汉军八千四百二十七人,生擒一千四百二十二人,另外斩杀督战的五十名后金鞑子,属下询问过孔有德,汉军无一人逃脱。”

“郑家军阵亡四十七人,重伤三十二人,轻伤尚未统计。”

“杨贺副总兵生擒孔有德,已经押解到中军你知道了帐之外。”

“世上还有人在吗?在缴获的钱粮物资正在清理之中。”

说到这里,郑锦不仅收钱宏的脸色有些为难。

孙承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他好像是听天书一般,郑家军全歼近万的汉军,自身的伤亡不足百人,这是什么样的战斗能力,闻所未闻。

郑勋睿注意到了郑锦宏的神情。

“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出来。”

“是,汉军从新城劫掠了三百余名女子,属下不知道该如何的处理。”

郑勋在灯影里睿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想到了王小二禀报的新城的惨景,这些女人已经失去了所有它怎么了呢?我追上萨吉的依靠,家人怕是全部都被杀死了,郑家军若是不管这些女子,恐怕三百余人都是死路一条了,这就是汉军做的孽。

“好好安抚这些女子,都是苦命人,将孔有德带进来吧。”

一脸灰败的孔有德被押进中军帐。

看到了孙承宗之后,孔有德的身体开始颤抖,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害怕这位老大人的。

孙承宗也没我陪你一起去玩玩有忍住,看着孔有德就骂开了。

“孽障,你在登州莱州造反,朝廷损失巨大,火器几乎损失殆尽,皇上招抚,你不思悔改,居然投靠后金鞑子,辱没了祖宗,被后金鞑子封为什么恭顺王,如此的耻辱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这样的混账活在世上干什么。。。”

孙承宗的怒斥,让孔有德身体瘫软,站立不稳,瘫在了地上。

郑勋睿看着孔有德开口了。

“孔有德,将多尔衮和杜度等人的所有安排说出来,也算是你为自身恕罪的表现,本官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全部说出来,想想新城百姓的遭遇,本官可以将你碎尸万段。”

孔有德抬头看着郑勋睿,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孽障,郑大人询问,你敢不说,老夫保证生食你的肉。”

孔有德努力的爬起来,扑通跪在了郑勋睿的面前,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明太子少保郑勋睿,一个连皇太极都恐惧的传奇人物。

“我说,我什么都说。。。”

子时,周遭彻底安静下来了。

孙承宗提出的跟随大军征伐的要求,被郑勋睿婉拒了,孙承宗毕竟年纪大了,跟随作战是不行的,郑勋睿说孙之沆完全可以代表老大人在前方厮杀,孙承宗也知道意思,没有特别要求,不过有关如何作战的事情方面,孙承宗还是提出了建议。

孙承宗认为,郑家军一旦打败了杜度,消息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出去,这是无法保密的,到时候多尔衮一定会做好准备,郑家军若是想着出其不意,在打败杜度之后,迅速赶赴延庆州城,与洪承畴里应外合,打击多尔衮,这样就能够大败后金鞑子,至于说在河间府劫掠的图赖和耿仲明,一旦知道这些事宜,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延庆州城的方向,到时候朝廷应该派遣大军阻拦,不要让后金鞑子会和。

孙承宗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不过可能做不到,郑勋睿明白这一点,京城尚无军队可以抵挡图赖麾下的后金鞑子。

商议完毕之后,郑勋睿建议孙承宗有时间到淮安去看看,也可以住上一段时间,孙承宗爽快的答应了。

郑勋睿没有进入高阳县城,也没有想着去见一见县令,郑家军歇息一夜之后,马上就要赶赴保定府城,从孔有德嘴里得到的情报,杜度率领的后金鞑子,已经拿下了定兴、涞水和易州三座城池,正准备朝着保定府城进发。

获得这个情报,郑勋睿知道时间很紧张了,郑家军必须要马上行动,所以他不会进城了,不过三百多个女子,他需要委托高阳县令和孙承宗暂时予以照顾,郑家军需要厮杀,没有时间照顾,至于说被俘的一千多汉军,郑勋睿根本没有安排。

这让孙承宗有些奇怪,他不知道,郑勋睿既然没有做出安排,那就是全部斩杀的意思,这样做很是血腥,可也是最好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