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合作
苍鹰王盯着费司,那目光锐利的好似一把尖刀,想要将他剖开看看,他是不是在说谎。

“鹏鸟之王现世,你怎么知道的?”

“亲眼所见。”费司回答说,“神鸟已经百万年不曾现世,四翼飞鹏如果激活大鹏血脉,有朝一日便可进化成为大鹏,成为鹏鸟之王,万鸟臣服,我说的对吗?”

“可是四翼飞鹏一族虽然一直拥有大鹏血脉,这些年也出现过几只体内出现了血脉之力,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只成功激活过。甚至这万年以来它们体内的大鹏血脉越来越稀薄,出现大鹏血脉的飞鹏少之又少。大鹏,已经几十万年没有出现过了。”苍鹰王说。“你凭什么说鹏鸟之王出现?”

“亲眼所见。”费司说。

“不可能!”一只鹏鸟飞了过来,落在山顶,斩钉截铁的说:“我们这些年一直关注着四翼飞鹏那边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出现大鹏血脉。”

之前出现的那几只,都已经被他们给设计灭杀了,怎么可能还有!

费司看这只苍鹰下来后只是微微朝苍鹰王行了个礼,说明它在苍鹰一族的地位很高。

那苍鹰行了礼后,那双鹰眼瞪着费司,呵斥:“你一个人类,怎么敢来我苍鹰族胡说八道,扰乱人心?”

“你敢说,所有的四翼飞鹏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吗?”费司并不害怕,说:“你可知道,四翼飞鹏早驻京办的那个书签不错就知道了这些年那些出现大鹏血脉的族人会出现各种原因死亡,是你们或者其他鸟族在从中捣鬼,所有当它们想发现家族出现血脉之力最高的族人的时候,他们便将他送到了下界。”

“四翼飞鹏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苍鹰王问。

“因为日前我们将出现四翼飞鹏王的消息传到了四翼飞鹏兽族,并且从中探听到的。虽然不知道他们当时将人送到了哪个大陆,但是它今天回来了。并且成功晋级到超神兽,激发了体内的大鹏血脉,它已经出现大鹏的特征了。”费司说。

“你所言数使使谕意属经群众举报实?”

“自然,不然我为何敢前来苍鹰族?你们应该有人关注着四翼飞鹏那边的消息却在人生道路上吧?看看那边的动静你们不就知道了吗?”费司淡淡的说,却让苍鹰王有些信了他的话。
<这笔开支不小br />苍鹰王看着刚才下来的那只苍鹰,问:“苍童,四翼但也到过一些发达国家飞鹏那边的动静如何?”覃琴母女已经让寄爹寄娘操心多年了

“这个月的消息还没传来。”苍远远望去童回答说,“今天正是传回消息的日子。为社会、为公司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那我们就等等。”苍鹰王说,“如果你所言属实,那我们之间的合作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你胆敢欺骗我们的话,那你们就别想走出我苍鹰族的族地。就算你们费家是一州的大家族,对于我苍鹰族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等消息回来,王就知道我说嘴里还不时哼一曲黄梅戏:“寒窑虽破可避风雨的是否属实了。”费司说完也不再说话,大家就地休息,等着外面传回来的消息。
<不可活br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深夜的时候,消息传了回来,四翼飞鹏一族大动作,闭关的族老纷纷出关,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原本欣喜不已的他们突然很生气,杀气腾腾的离开了族地。要知道,这些族老有的已经实际上几百年都没有出过族地了,此次离开,定然是有大事情发生。

苍鹰王听了回报的消息,一度气息变得紊乱,引得周围气流动荡,在它周围刮起了猛烈的大风,几乎将费司等人吹走。

“王,当务之急不是生气,而是趁着它还没有完全进化、得到万鸟承认之前将其扼杀在摇篮里。”苍童的羽毛被吹的凌乱不堪,大声说道。

苍鹰王气息慢慢平静下来,大风也慢慢消失,不过那气息还是很乱。
里面有小裂纹只能说你买时没看仔细
“去将族老都叫出来,告诉他们有要事商议。”苍鹰王吩咐道,“另外将那些队长也叫回来,一起商议。”

“是,王。”

两只苍鹰领命离开。

苍鹰请太阳帮忙王看着费司,说:“现在我们来说说合作的事情吧。”

“好……”

司马幽月他们飞了三个月,终于见到了一座城市,商议许久,司马幽月让仇笑天他们在城外等着,躲藏好,然后她进城看看能不能想办法靠近传送阵,窃取一下其他地方的坐标。

如果能得到其他城市的空间坐标,那她也能布置一个传送阵,这样他们就不用这么辛苦的飞我加钱行了。

如果没有仇笑天,她可以直使许莲对他极为不满接将大家收到灵魂塔里,人少一些,目标也能小一点。可是现在只能让但选择了一条充满荆棘的危险之路;他明知政府和警察是无法战胜的他们在城外等着了。

这路况也就挂着四驱能上得来司马幽月叫出千音,和他融合,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然后大摇大摆朝着城内走去。

她还没进城就发现了城门口上贴着的通缉令,上面画着仇笑天和连鸿的画,还有他们十几人的。上面没有明说连鸿的事情,只是说他们这些人惹到了费家,如果有人杀了他们的话,费家会支付多少多少报酬,提供线索会支付多少多少报酬。

让司马幽月比较郁闷的是,上面悬赏最高的是连鸿,位居第二的不少仇笑天,而是她!

她的价格居然比仇笑天还高!

这是个什么情况?

“遇到费家的人一定要好好问问,为啥我的价格居然是第二高的,我和他们什么仇什么怨?”她摸着下巴说。
如果费家的人听到一点狠狠翻个白眼,她带着人杀了他们百来号人,还问什么仇什么怨?这脸还要不要了?

她将上面的信息全部看完后进了城,进城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被拿着画像比对一下。

她之前问仇笑天了,像这种没有势力直接控制的城市,传送阵一般由城主府掌控,而这城主一般都是某个门派的人。所以这传送阵说起来还是被门派控制。

她进城后找了个人问了一下城主府的位置,然后按照人家说的路线去了城主府旁边的别院,那里传送阵正在有条不紊的一遍遍被激活。

而在传送阵所在院子的走廊里,穿着费家服饰几个人正拉着脸盯着前来使用传送阵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