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所谓的同盟
既然到京城来了,那么郑勋睿就需要做出一些事情来,达到自身想要达到的目的,不允许他人插手郑家军的事宜,这不过是护卫自身的利益,若是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那郑勋睿和朝廷就要彻底的决裂了,这个目的达到了,郑勋睿就要开始为另外的几件事情奔波了。

几年时间下来,郑勋睿已经明白很多的事情了,身处这个时代,想要做成任何的事情,身边都需要一大帮志同道合之人,需要一大帮忠心耿耿的人,而且这两者之间是有一定区别的,忠心耿耿的人,郑勋睿身边是有的,并且还不少,特别是郑家军的诸多军官,要么是和郑家的利益仅仅联系在一起的,要么就是郑勋睿的家人,这些人是绝对忠心的,郑锦宏、杨贺、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等人都是典型的代表。

志同道合这方面就有些勉强了,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若是按照几百年之后的标准去衡量,郑勋睿身边几乎没有多少这样的人,徐望华、杨廷枢、史可法、马士英、顾梦麟、文震亨等等都算是这方面的人,但也不能够完全算。

政治没有那么纯洁,没有人想象的那么高尚,内部的交易是很多的,所谓的东林党、所谓的浙党,甚至所谓的阉党,不也是利益共同体,或者说是同盟吗。

一旦看清楚了这些事情,想明白其中的道理,郑勋睿眼前的道路就宽阔很多了,他可以抛却内心的很多顾忌,或者说打破那些禁锢他行动和思维的条条框框。大胆的追求权力,大胆的为自身实力壮大做出各种的努力。

朝会结束之后,郑勋睿回家拜见父母和二娘。

郑福贵、马氏和孙氏等人的身体都很好,他们在京城的生活可谓是养尊处优,吃穿用度不愁。自家的儿子又这么争气,连带女儿女婿都开始有了不”雪岚扬长而去错的前途了,唯一不足的是难以和家人团聚,每年也就是过春节的时候,郑凯华能够来到京城。

见到了郑勋睿,几位老人肯定是高兴的。郑福贵拿出了准备好的美酒,马氏和孙氏亲自下厨房,为郑勋睿做饭。

天黑之后,郑勋睿专门去拜访内阁首辅温体仁。

这样的情形,以前是不可能出现的。温体仁是浙党的代表,痛恨党争的郑勋睿,一般情况下都是回避的,哪怕温体仁是内阁首辅。

对于郑勋睿的拜访,温体仁没有表露出特别吃惊的神态,他直接将郑勋睿带到了书房,并且专门告诫了管家,完善不再见任何人。

坐定之后。两人闲聊了一会,都没有说到白天朝会的事情。

还是郑勋睿直接切入了正题。

“大人,下官有些要求。斗胆提出来,恳请得到大人的首肯。”

“郑大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只要本官能够做到,一定不遗余力。”

“谢谢大人了,下官有三个请求。第一个请求,将钦天监的汤若望大人调至漕运总督府。第二个请求,顺天府尹杨廷枢大人能否调至南直隶出任户部尚书。第三个请求,漕运总督府可在南直隶兵器局研制火器。”

郑勋睿说的非常直接,提出来如此重大的要求,本来就不应该遮遮掩掩的,那样反而会让温体仁不舒服,要知道温体仁可是老江湖了,六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没有见过。

果然,郑勋睿提出这三个要求之后,温体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郑大人提出的这些请求,本官也找打呢不敢拍着胸脯答应下来,不过本官可以努力。”

温体仁没有拒绝,郑勋睿才会接着做出解释。

“大人,下官的这三个请求,其实我的肚子咕噜一声都是牵涉到郑家军的,说的长远一些,都是牵涉到后金鞑子和流寇的。”

温体仁捋了捋胡须,微微点头,但没有开口说话。

“下官在朝会上也说了,其实数何地就近挖了一个深坑次和后金鞑子厮杀,下官不得不承认,后金鞑子是异常骁勇的,后金鞑子拥有兵力达到三十万人左右,其中满八旗接近二十万人,朝廷若是想着从根本上打败后金鞑子,唯有强军,这才是唯一的出路,如今朝野都认为郑家军很是强悍,能够与后金鞑子展开厮杀,可下官是清楚的,郑家军敌不过后金鞑子。”
“后金鞑子遭遇数次的失败,需要调整,短时间之内也不敢发动大规模的攻击了,皇太极擅自登基称帝,却不料遭遇数次的失败,能够在一段时间之内稳定内部就算是很不错了,故而只是那时这段时间很是宝贵,下官想到的就是能够很好的壮大郑家军的实力,以期盼将来与后金鞑子的决战。”

“一味的增加军士的人数,消耗过于的巨大,下官想到的是专门研制出来犀利的火器,以火器来对付后金鞑子,如此能够达是李远博自己让她抛弃了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下官提出的这些请求,都是与此事有关的,还请大人成全。”

郑勋睿做出解释之后,温体仁马上开口了。

“郑大人思虑深远,本官甚是赞同,郑大人请求之事情,说大很大,说不大也没有多大,内阁议事的时候,本官会直接提出来的。”

“如此就谢谢大人了。”

“本官还有一件事情,山西、河南以及湖广等地的流寇肆掠,不知道郑大人是如何看此事的,本官记得,当初郑家军将流寇首领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围困在四川的夔州,眼看着就要彻底剿灭流寇了,殊不知李自成和张献忠居然逃脱了,本官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郑勋睿没有马上开口回答。

剿灭流寇的事宜,目前是兵部右侍郎、右副都御使、五省总督卢象升直接负责的,郑勋睿不好做太多的评价,他和卢象升接触不少,整体的印象可以,可卢象升的不足也是明确的,那就是有些清高孤傲,难以与他油往他的脸上涂锅灰以示祝贺的一桶一桶往外提人融洽关系,这样的人在官场上面,可能会得到皇上的赞许,可难以顺风顺水,因为得不到其他官员的支持。
稍稍思索了一下,郑勋睿谨慎的开口了。<”许少峰说到这里就故意打住了br />
“下官以为,这剿灭流寇的事宜,与安定百姓息息相关,流寇具有很大的蛊惑性,下官就知道流寇之中流传的一种说法,什么人人有饭吃,大家都平等的等等,寻常百姓是难以抵挡如此的蛊惑的,山西、河南、湖广等地,频频遭遇灾荒,百姓流离失所,稍加蛊惑,就会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这可能也是流寇长期肆掠之缘故。”

“卢大人负责剿灭流寇,不仅要率领大军围剿,更要想方设法让“韦金峰的侄女儿像是有啥心事哩百姓安定下来,只有做到了这一步,才能够从根本上彻底剿灭流寇,稳定北方的局势。”

郑勋睿说的很客观,温体仁询问这个问题,无非有两个目的,其一可能是对卢象升不满,甚至准备调整五省总督的人选,其二是希望他郑勋睿再次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这两个方面,郑勋睿都不想插手,如今他需要静下心来,开始从另外一个方面壮大郑家军了。
温体仁脸色如常,微笑着开口了。
我们都是油烟里边一块儿摸爬滚打过来的
“郑大人之分析,的纷纷表示认同确是精辟,做事情需要追根溯源,找到问题的症结之处,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本官也是赞同的。”

离开了温体仁的府邸,郑勋睿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欣瑜,有几件事情,你马上去落实,第一件事情,命令京城的暗线,从现在开始筹备,五年之内,将我的父母、二娘等家人,送出京城,具体什么时候行动,等候我的通知,第二件事情,命令京城的暗线,严密监视钱士升、侯询、张溥、张采、杨彝、吴伟业、吴昌时、龚鼎孳等人的一举一动,易木水顺着这个指引时刻都要禀报,第三件事情,命令京城的暗线,从现在开始,无论三十五十乃至三百五百在朝廷之中发展人选,此举需要慎重,要严格挑选朝中官吏,不能够因操作不慎出现差错。”

“总之,在京城的情报工作,必须要全面的铺开。”

回到家里,郑福贵还在等候。

两人聊了一会家常之后,郑勋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没有马上歇息,而是铺开了纸笔,开始写信了,他已经去拜访了温体仁,那就不能够直接去拜访张凤翼了,且不说此举会不会让温体仁和张凤翼两人都不舒服,更需要担心的是皇上的态度,自己在京城里面的所有行动,是瞒不过皇上的,若是皇上得知他私下里拜访了内阁首辅和内阁次辅,能够安心才算是怪事。

接连写了几份信函,已经接近子时。

收拾好信函,郑勋睿走出屋子,却发现郑勋睿居然站一切尽在酒杯中在院子里。

想到此我一脸笑容十分真诚状地对他说:“这当然好了一股暖流划过心田,郑勋睿知道,郑福贵一定在外面等候很长时间了。

吃过早饭之后,郑勋睿告诉父母和二娘,他要回到淮安去了,去年腊月就离开淮安,转眼数月的时间过去,家人一定是等得着急了。

郑福贵很是理解,促催郑勋睿马上离开,马氏和孙氏则是擦着眼角,好长时间不说话,毕竟这些年过去,郑勋睿与父母和二娘之间,都是聚少邓丽君歌曲离多,很少有时间见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