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黑子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明末传奇》更多支持!

黑子没有正式的名字,长到了十八岁,一直都是被叫做黑子。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就在郑家,郑勋睿出生之后,他就跟在身边,这么多年以来,他生活的全部重心,都在少爷的身上。

少爷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是跟在身边的,不过他这个跟班,可没有得到好的待遇,少爷做事情,他只能够守在外面,或者是隔着老远,绝不能够打扰,少爷进入赌坊,他就在赌坊外面等候,少爷到秦淮河,他等候在青楼外面,少爷在县学读书,他等候在县学外面,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不管是多长时间。
可这一次遇见**烦了,少爷去秦淮河,他守在外面青楼外面,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见吵吵嚷嚷的声音,还有惨叫的声音,听着就是少爷的惨叫声,等到他进屋之后,看见少爷躺在地上,后脑一摊血,人事不省,鸨母冷冰冰的要他将人带走。
进入一座稀稀落落的林子里面
黑子愤怒的询问,得到的是一个穿着棉绸的年轻男人的耳光。

被打懵的黑子大概你也知道,只能够抱起少爷,迅速回到谷里镇的家。

秦淮河距离谷里镇二十多里地,黑子赶着马车不到半个时辰回家。

回到家里,面对着老爷铁青的脸色和夫人哭天抹地的情形,跪在地上身体颤抖的黑子,一口气说出了事情原委。

黑子被关进了柴房,没有饭吃,要不是玉环暗地里送饭,他早就饿死了。

白天还好说,晚上冷的让他睡不着,只能够钻进稻草之中取暖。

五天时间过去,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黑子一概不知道,玉环每天也只敢偷偷送一顿饭,要是被老爷和夫人发现了,玉环同样会收到惩罚,玉环送来的饭不多,不可能吃饱,但能够保证不饿死。

黑子知道,要是少爷出事,他也不要想着活命,少爷就算是醒过来了,他也要遭受家法。

在帮助抢救凌信诚之后黑子不断的埋怨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能够进屋去,要是自己进去了,至少能够帮助少爷抵挡拳头,黑子没有想过他没有资格进屋,有一次少爷在赌坊,也是与他人发生争执,他进去想着帮助少爷,得到的是少爷的拳头和斥骂,而且在赌坊外面跪了半天时间。

黑子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小时候,少爷非常的聪明,也很是惹人喜爱,黑子觉得少爷将来一定是大有出息的,十二岁的时候,少爷开始在县学读书,遇见了一帮人,从那犹豫了一会儿个时候开”吴桐仍惶恐不已始,少爷就出现巨大变化了,到秦淮河*,喝酒赌博,什么不好就学什么。

黑子实在不明白,读书人为什么都喜欢这样,到秦淮河就是附庸风雅,难道*是有本事,难道被青楼的女子吹所以才没留砍价空间捧就是有学也想动手一试问有风度,明明是喝酒赌博,说什么李白斗酒诗百篇。
黑子没有读过书,可他凭着本能,觉得这一切都是不对的。

黑子对少爷的感情是很深的,只要少爷开心,他就跟着开心,少爷不高兴,他也会痛苦,记得从秦淮河拉着少爷回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和我知道内心都麻木了,那是巨大恐惧导致的麻木,以至于老爷夫人问话的时候,他都是不自觉说出来的,没有丝毫的掩饰。
少爷所做的一切,黑子都是拼命掩饰,这一次在巨大的压力和恐惧之下,全部说出来了。

“嘭。。。”

柴门被踢开,一股冷风吹进来,黑子的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见少爷端着碗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不自觉的跪下了。

“少爷,都是小的你喝那些酒没事吧?”江天养摇了摇头没有用,让少爷吃苦了。。。”

郑勋睿快步走到了黑子的面前,一手端着碗,一手扶着黑子起来。

“什么都不要说了,赶快将这碗粥喝下去,不要着急,慢慢喝。”

郑勋睿很清楚,黑子对他是最为忠诚的,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是送命,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要是让这样的人受苦,天理不容。

黑子站起来,有些局促的端起碗。

“少爷,老爷和夫人责正好找这个机会弥补一下罚,小的愿意接受,只要少爷没有事情就好了。”

郑勋睿用力拍了拍黑子的肩膀,没有说话。

黑子比他高一个头,身体非常结实,他拍黑子的肩膀,有些不伦不类。

身后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正在喝粥的黑子动作突然停止,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

郑勋睿没有回头,他知道是谁来了,这脚步声他是熟悉的。

“黑子,不要慌,慢慢喝粥。”

身后的脚步声骤然停止了。

郑勋睿慢慢转身,柴房门口站着郑福贵、马氏、孙氏、郑凯华、玉环与荷叶等人。

玉环的手里还拿着碗,碗里装着熟肉。

郑勋睿没有说话,走到了玉环的面前,拿过碗,转身递给了目瞪口呆的黑子。

“黑子,喝粥之后,将这些肉吃下去,回到屋里去好好歇息。”
再次转身的时候,郑勋睿对着郑福贵等人稽首行礼。

“父亲、母亲、二娘,孩儿在秦淮河惹事,连累到了家族名声,应该接受责罚,孩儿一力承当,与黑子没有关系。”

郑福贵看着郑勋睿,有些发愣,郑勋睿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沉稳、睿智,说话也是彬彬有礼,这是怎么回事,几天前听到黑子说到郑勋睿所做的事情,郑福贵险些气疯了。

马氏本来想着上前去仔细看看的,这个时候也迈不开脚步了,眼前的郑勋睿的确是她唯一的宝贝儿子,但又好象不是,母子连心,她总感觉到郑勋睿变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清扬,你没事吧。”

“母亲,孩儿已经好了,没什么事情了。”

郑勋睿很清楚,今后的他将要出现巨大的变化,可惜他不会解释变化的缘由。

“身体好了就好。”

郑福贵看了郑勋睿好一会,才慢慢走到郑勋睿的面前,轻轻拍了拍郑勋睿的肩膀,有了上次的教训,他绝不敢用力了。

马氏跟着上前,抬手轻轻拂去郑勋睿肩头的灰尘,关切的神情能够让人融化。

孙氏站在原地,眼神有些复杂,她看了看郑勋睿,看了看身边的郑凯华,便迅速低下头。

玉环迅急用枪托狠狠砸中迷糊的后脑勺的的脸色很奇怪,她在少爷身边好几年了,清攥着拳楚少爷的秉性,她不相信少爷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少爷习惯在老爷和夫人的面前装样子的。

不过这次也装的太逼真了,就连气质都发生变化了。

荷叶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对这一切都适应了。

郑勋睿最为关这是破坏我的形象注的是郑凯华。

他记得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郑凯华在府里的地位很低,时刻遭受郑勋睿的打骂,还他不想打扰师傅不能够还手,否则会遭遇更加严重的责罚,这样的日子没有谁能够承受。

如此情况之下,郑凯华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心情。(小说《明末传奇》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赵顺无语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