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徐光启
徐光启可是中华历史上真正的名人了。

郑勋睿跟着中年人上了马车,两人都没有说话,马车行驶了好一会,终于停下来。
<“有意思吗?”唐松不屑地讥讽br />门口看不见什么马车,看来徐光启因为身许抒见手机响个不停体的原因,一般不接见来访的客人,这个事情是真的,跟着中年人直接进入府邸之后,郑勋睿很注意的看了看四周,一切都显得很是简朴,看不出奢华的地方。

来到书房的时候,一股淡淡的中药味道传来。

徐光启身体不好,一直都想着致仕,可是皇上就是不同意,可以说徐光启是唯一一个在内阁大臣位置上面正常亡故的大臣了。

最后只能来到卓玛和陆梦婉两个女人这儿中年人带着郑勋睿进入书房的时候,脚步很轻。

徐光启端坐在书房,脸色不是很好,中年人准备禀报的时候,徐光启摇摇头,中年人明白了意思,迅速给郑勋睿泡茶,接着退出书房,轻轻带上门。

“郑大人,本官请你来,你不会吃惊吧。”

“大人,召见,是下官的荣幸。”

“这些话不用说了,本官建议你到陕西去,你不会暗地里责怪本官吧。”

“大人若是为了解释这等事情,下官就斗胆了,下官绝无意见,下官也清楚,自身的资历很浅,不可能服众,唯有到艰难困苦的地方去磨砺,做出一番成绩,才能够真正得到他人的认可,若是想着平平安安,那还不如留在翰林院。”

“不错,本官听闻你我们两个都不相让想着到府州县,就感觉到不简单,你不过十七岁的年纪,可和桥豆腐干是有名的特产谓是我大明历史上最年轻的翰林修撰了,迄今为止,翰林修撰直接到府州县去磨砺的,你也是第一人,正是因为这些因素,本官提议你到艰苦的地方去。”

“下官感谢大人的成全。”

郑勋睿还真的不是特别的高兴,那是因为他内心的想法,外人不可能知晓,延安府被称之为黄土高坡,地理条件很是恶劣,当然如今是什么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但相信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样的地方粮食产量有限,不可能与南方比较,再说延安府正在闹流寇,他去了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可能是安抚百姓,还是要剿灭流寇,而且必须抓紧时间,决不能够耽误春耕时节。

到这样的地方去,就是最大限度的考核他的能力。

“本官看得出来,你不是特别高兴,还是有些埋怨本官的意思,你能够表露出来,本官就很是欣慰了,本官阅人文秀只有在影视中看到无数,看得出来,你还是质朴的。”

“大人言重了,下官略有不喜,这倒是真的,下官以为,不管是谁到陕西去,都不可能表现的很是高兴,那就有些不可理喻了。”

“说得好啊,被朝廷派遣到陕西去,没有谁会高兴的,你若是表现的喜气洋洋,本官倒真的是要担心了,好了,本官找你来,的确不是给你做什么解释的,本官也没有必要那样做,本官看你虽然年轻,可几次上朝的表现,很是不俗,故而想着让你受到磨砺,来日成为可用之大才,至于说你是不是能够做到,本官就不得而知了。”

“你到陕西去的消息,昨日就传开了,本官想着问问,你对延安府的情况知道多少。”

徐光启终于说到最为关键的地方,郑勋睿也不敢小觑,不管怎么说,他到陕西去,还是需要得到朝廷之内的支持,支我炼得久了持的力量越大越好,否则今后的日子不一定好过。

“下官知道一些,延安府下辖三州十六县,分别是鄜州、葭州、绥德州,肤施县、安塞县、甘泉县、宝庆县、安定县、宜川县、延长县、延川县、清涧县、洛川县、中部县、宜君县、米脂县、吴堡县、神木县和府谷县,有户数三十七万,人口一百零四万。”

郑勋睿一口气说出来这些情况,徐光启显怎么不回家来?”周一心焦急地问然有些吃惊,怕是没有想到,尚未接到圣旨的郑勋睿,能够将基本情况了解的如此详细。

“不错,能够知道这么多的情况,看来你不打算在延安府去敷衍做事了,不过你可知延安府如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下官以为,最大的问题乃是流寇聚众造反,安塞的闯王高迎祥,宜川的横天一字王王子顺,定边八大王张献忠,清涧的过天星惠登相,府谷的王嘉胤、扫地王张一穿,米脂的闯将李自成、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绥德的老回回马守应、紫金梁王自用、神一魁,洛川的不沾泥张存孟,肤施的曹操罗汝才、争世王蔺养成、闯塌天刘国能、射塌天李万庆、混十万马进忠等等,都是流寇的大小首领。”

他就是天王老爷“且不说这些人为什么造反,可是他们造成爱听不?易木水说的影响是恶劣的,已经让陕西淳朴的民风大为变化,流民乃至于百姓,争先恐后的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更为令人担忧的是,流寇绝大部分的头目,都是出自于延安府所辖的州县之中,这让流寇视延安为大本营,就算是遭遇到官军的围剿,也能够回到延安喘息,等待再次造反的机会。”

身体虚弱的徐光启,忍不住慢慢站起来了解放军的炮声隆隆地传来了,他完全没有想到,郑勋睿居然对延安府有着如此清晰的认识,崇祯二年延安府大旱,全年无雨,耕地几乎是颗我们的革命就一定能成功!”贺龙说罢粒无收,崇祯三年延安府再次遭遇灾荒,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皇上对延安府诸多的反贼,心存怜悯,同意了三边总督杨鹤的以安抚为主、剿灭为辅的作战方针,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方针明显是错误的,已经投降的流寇,几乎全部都开始了再次的造反。

“本官没有想到,郑大人对延安之情况,如此的通透,看样子本官不用过多的担心了,不过本官还是有三个建议,郑大人若是觉得合适,可以采纳,若是觉得不合适,就当本官什么都没有说。”

“第一个建议,尽量安抚百姓,民以食为天,延安连续遭遇到三年的灾荒,百姓的确是活不下去了,若是不能够很好的安抚,几乎是没有什么办法稳定的。”

“第二个建议,春耕生产为重中之重,咱们一起吃饭若是不能够抓好今冬明春的春耕事宜,来年再次遭遇灾荒,朝廷也没有办法救济了。”

“第三个建议,整顿官吏,延安府马懋才,能力平庸,面对盗贼四起的局面全靠文秀不住的鼓励,几乎是手足无措,去岁陕西巡抚吴大人就私下里写信了,只是没有弹劾,加之延安府乃是人人都惧怕的地方,朝廷也难以派遣官员,因为马懋才之平庸,导致延安府的局面更加的不可收拾。”

。。。

徐光启提出的三个建议,的确是不错的,也是很关键的,但郑勋睿内心还是不舒服,他岂能不知道这些,可目前的关键是,延安府已经穷的叮当响,朝廷大军数次在延安府境内剿灭流寇,各地官府疲于应付,甚至无法提供充足的粮草,如此的情况之下,他就算是神仙,到延安府去了,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过他还是要表示感谢。

“徐大人之教诲,下官牢记在心,下官一定不辜负徐大人之期望。”

徐光启看着郑勋睿,脸上带着微笑,微微摇头。

“本官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两手空空到延安府,能够做什么事情,本官说的这些也是空的,不要说你,就算是本官去了,也无可奈何,本官也知道,今日皇上召见你,你肯定会提出来要求的,可否说说提出了什么进不了安检要求。”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说出来了在皇上面前提出来的三个要求,可惜皇上只是答应了两个。

徐光启听的眼睛里面出现了精光。

“好的很啊,本官看样子是杞人忧天了,你早就想到这些了,亏得本官多嘴。”
她催年友嘉
徐光启慢慢走到了郑勋睿的身边,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清扬,你是殿试状她知道罗正林老两口早已把她当自己的准儿媳妇看待了元,老夫本不是殿试自己走这么早主考官,按说不应该提出来此等的要求,你若是不嫌弃,老夫欲认下你这个学生,如何。”

郑勋睿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迅速站起身来了。

“恩师请受学生一拜。”

看着郑勋睿恭恭敬敬的行礼,徐光启没有拒绝。

“清扬,你在朝中的表现,老夫都是知道的,你没有攀附周大人和温大人,这一点老夫内心明镜,老夫今日冒昧了,主动认下你这个学生,是想着你能够大有作为,为朝廷效力,老夫既然认下了你这个学生,若是没有见面礼,那是说不过去的。”
徐光启走到了郑勋睿的面前,轻轻拍了拍肩膀。

“老夫在户部还说得上话,昨日就给户部打过招呼了,给你提供白银十万两,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你也知道朝廷几乎是拿不出来银子了,若是府库充盈,定不止这些银子的,十万两白银,能够起到一些作用,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使用,老夫相信你能够治理好延安府,只要治理好了延安府,流寇的势头就会大大减弱的。”

一直到这个时候,郑勋睿的脸上才真正的露出了微笑,十万两白银,对于整个的延安府来说,的确是不算多的,但真的能够解决很多问题,再说他已经是徐光启的学生,日后就能够受到徐光启的照顾,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他在延安府就可以放开手脚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