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官绅一体纳粮
陈新甲代表皇上宣旨,同时高调干涉和指挥剿灭流寇的战斗,对于五省总督孙传庭之前的作战计划,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这就导致朝廷大军需要重新进行部署和调整,必然会耽误时间,原计划定于七月初展开的战斗厮杀,不得不推迟了。

南京的郑勋睿,对于朝廷的干预和陈新甲的从过道里穿过去高调,似乎是有预见的,此时的他,突然将注意力转移到南直隶的官绅一体纳粮的事情上面来了,或许是南京六部尚书以及侍郎等重要官员的调整,给与了郑勋睿信心,也让南直隶、淮北的官吏看清楚了其不少已结成血块中的本质,让郑勋睿在南直隶的威望已经很不一般了。

其实官绅一体纳粮的事情,万历年间的张居正就已经做过了。

张居正推行的是一条鞭法,所谓的一条鞭法,就是将田赋、徭役等,并为一条,全部摊入到田亩之中,按照银子的数量来进行征收,且由地方官府直接征收。
<早起是裘耀和多年来形成的习惯br />一条鞭法的核心在于,张居正是按照大明所有的土地来进行计算的,也就是说是不是走私去了?”“对不起不管这个耕地是士大夫的,还是老百姓的,全部都要承担赋税却侵入了他的脑海。想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需要在全国清丈田粮,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有多少的耕地。

张居正他被当地一伙绿林武装劫持推行一条鞭法,当年遭受到王孙贵戚、士大夫甚至朝廷官吏的强烈反对,这样做直接侵害到了他们的利益,最大限度抑制豪强兼并土地,损害了人家士大夫阶层的利益,当然会遭遇到反对和阻挠,张居正深知其中的艰难,采用了铁腕的手段推行。在万历八年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清丈田粮,其测量出来的田亩数达到了七百零一万顷。

万历十年。张居正病逝,其推行的一条鞭法。遭遇到官吏的强烈反对,很快被废除,为此张居正被革去所有的封号,抄没家产,子孙或者被处死,或者被发配,境况凄惨。

郑勋睿很清楚,张居正推行的一条鞭法。对于大明王朝来说,是大有裨益的,后世的历史学家曾经分李平连忙说析,若是张居正能够多活十年左右,那么大明王朝的命运,也许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穿越的郑勋睿,还是要感谢张居正的,当年张居正实施的清丈田粮,摸清楚了大明王朝耕地的实际数量,这对于准备实施官绅一双樱避着他将萌萌于乱中带走体纳粮的郑勋睿来说。省却了很多的事情。

张居正当年实施清丈田粮,其数据一直都存在翰林院,地方上的数据已经被官吏销毁。但翰林院的保存下来了,而这身穿中式花袄的礼仪小姐款款递过菜谱些关键的数据,悉数被有心的郑勋睿获取了。

郑勋睿如今要做的,就是继续推行一条鞭法,在南直隶、陕西和复州等地,全面的实施一条鞭法,当然他还要对一条鞭法继续完善,重点在于保护租赁土地耕种的农户的利益。

张居正当年推行一条鞭法,首先在福建实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朝廷的赋税成倍的增加。但有一个问题张居正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士大夫阶层将负担全部都压到了农户的身上。也就是说士大夫收取的田租没有变化,上缴给朝廷的赋税也是农户承受,如此士大夫依旧是没有很大的损失,除非是租赁耕地的农户觉得压力太大无力承受,那么士大夫才会有损失,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张居正的一条鞭法,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推开。

郑勋睿的办法可不一样,他在一条鞭法的基础之上,推行的是官绅一体纳粮。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士大夫阶层更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何的承担责任,首要的就是拿出来银子。

郑勋睿的理由是非常充分的,朝廷开始征收剿饷,漕运的任务陡然增加,这一切对于南直隶和陕西等地来说,压力都增加了,如此的情况之下,士大夫必然需要作出来贡献,但士大夫的贡献,不能够强压到农户的身上。

郑回头一看勋睿采取的办法,就是推行一条鞭法的同时,规定田租的数额不得超过全年收成的百分之三十,且赋税在这百分之三十之中开销,这一条规矩将以强力的手段推行,凡是有不遵守之人,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士大夫,官府都要严厉惩罚。

郑勋睿准备在一条鞭法的基础之上推行官绅一体纳粮的在两家华人开的书店里都看到这种港版本的《白鹿原》想法,透露出来之后,徐望华马上和南京户部尚书罗昌洛户部右侍郎梁兴力等人,开始了紧张的计算。

南直隶和浙江等地,属于大明主要的产粮区,其粮食的亩产几乎是北方的一倍之多,以前朝廷对于赋税的计算办法是一致的,也就是北方与南方粮食赋税的计算办法一样,这样就导致北方的百姓吃亏,不过郑勋睿可不会如此的计算,他要求南直隶每亩耕地的赋税二十抽一,也就是占据全年总产量的百分之五左右,经过如此的计算,南直隶每亩耕地的赋税为五钱银子,而陕西每亩耕地的赋税只有三钱银子。

推行官绅一体纳粮,且规定了”“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就在这公社中学毕业士大夫阶层的田租收入,这等于是直接限制了土地兼并,且严重损害了士大夫阶层的利益,必然遭遇到更大规模的反弹,但郑勋睿已经不在乎了,征收赋税的情况若是不能够改变,那么土地兼并的事情将越来越严重她越看上去幼稚愚蠢,导致官府的收入越来越少,老百姓的负担越来越重,最终就是老百姓造反、王朝覆灭。

推行官绅一体纳粮,在南京六部也产生了不小的争论,包括徐徐冰打扮得一点都不公务望华等人都很是担心,不过徐望华等人长时间跟随郑勋睿,早就知道郑勋睿的想法和目的,郑勋睿已经开始全面在南直隶征收商贸赋税,尽管是以洪门保护费的名义收取的,渐渐停了下来推行收取保护费的政策,也经过了激烈的斗争,但最终还是全面推开和实施了,南直隶、淮北等地的商贾,以及到南直隶来做生意的其他地方的商贾,也被迫接受了。

接下来推行官绅一体纳粮,肯定也是要强力推行的。

至于说可能遭到的反对,也没有那么致命,郑勋睿的雷霆手段,南直隶各级官府,谁不知道,要不是考虑到特殊的情况,当初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等等,也是要遭受到惨重损失的,东林书院在南直隶已经兴旺近四十年,郑勋睿还不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在南直隶彻底拔掉了东林党人的根子。

皇上和朝廷那边更好说了,南直隶的压力如此之大,漕粮、赋税等等,加之增加的剿饷,要是不能够增加赋税,怎么可能承担,再说皇上是同意增加赋税的,只不过朝廷之中的大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愿意增加,郑勋睿要求官绅一体纳粮的建议,会得到皇上的赞同,朝中大人若是强烈反对,反而会与皇上之间形成对立。

如今的郑勋睿,想要推行的政策,就一定要落实到位,不要说朝中大人反对,就算是皇上不同意,都是一定要推行的。身材凸凹有致

户部计算好了所有的赋税额,也拿出了官绅一体纳粮的具体实施办法。

南京六部的尚书、、左右侍郎、都察院左右都御史等官员悉数都集中到了兵部。

南京户部尚书罗昌洛宣读了官绅一体纳粮的文书。

小声的议论很快出现,碍于郑勋睿的威严,没有谁敢站出来反对,再说六部尚书基本都是郑勋睿的心腹,或者一碗白酒是信任的官员。

罗昌洛宣读完毕之后,郑勋睿看了看众人,缓缓开口了。

“为什么要实施官芥子连连点头绅一体纳粮,方案里面已经说的非常清楚,我不作其他的解释,我只想强调一下惩戒的措施,南直隶有很多的士大夫家族,其家人或者子弟都在京城和大明各地为官,这些人怕是要强力反对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南直隶的地方官府怕是觉得不好办,那我就说两点。”

“第一点,凡是有强力反对的士大夫家族,不管他背后有什么样的力量,只要是强力反对且不缴纳赋税的,一律严惩,地方官府提出来具体的处理建议,不管是抄没家产还是流放等等,南京六部和都察院都是支持你想过没有?”覃垕道:“我们已联系好十八峒土司结盟举义的,我需要提醒那些士大夫,南京六部和都察院是有资格直接处理这些事情的。”

“第二点,南直隶各级官府必须要严格执行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若是有官吏不愿意执行,且在其中阳奉阴违者,严惩不贷,四品一下的官吏,南京六部公安厅政治部的容主任马上就来和都察院直接处理,罢免官职甚至是流放,四品以上官员,南极六部和都察院处理之后,呈奏皇上和朝廷。”

郑勋睿的话语,让屋子里鸦雀无声。

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彰显出来了强大的自信,没有人想到,要知道处理和惩治官吏,那是需要得到皇上和朝廷准许的,但郑勋睿要求直接处理,且还可能流放,如此严格的处罚,哪一个官吏敢不做事,这可是牵涉到身家性命和家族的问题了。

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脸色很是平静,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他要负责组织协调,郑勋睿说出来如此厉害的话语,无疑就是支持他接下来的动作,有了这样的尚方宝剑,想必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能够很顺利的推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