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交谈
回到院子,这里的客厅比较小,人又比较多,大家便在院子里坐着说话。

“大姐,你是怎么回来的?快给我们说说你的事情。”西门璃拉着司马幽月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旁边。

司马幽月拍拍她的手,说:“我的事情先不急,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们。”

“大姐你说。”

“你们……有多少人活下来?”

“当晚活下来的毕竟是新大楼新大院只有我一个。”西并拿出打火机亲自为他点燃门璃说,“现在这山谷里有一百多个人。大都是侍卫,当时跟着奇叔奕婶他们在外面才幸免于难。”
<只要局二点了头br />“只有一百多人个了……”司马幽月心里抽痛,那么大的西门家,现在只剩一百多人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那东西拿回来……”

“大小姐,这不怪你,那是你的生辰,你也不知道宗政家族会如此害我们!要怪只能怪宗政家族和阴阳宫狼子野心!”
也该头发上还挂着几粒儿爆米花回来一下了
“是啊,月儿,这个事情怎么能怪你呢!”西门奇说,“你也不要自责了。”

严细实铁“月儿,族里的人也不会怪你的。”奕婶慈爱的看着她,“比起自责,他们更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我一定会让宗政家族和阴阳宫血债血偿的!”司马幽月说。

“大姐,你给我们说说你的事情。”西门璃说,“你怎么会在下面的大陆重生的?你又是怎么回到成古大陆来的?”

看着西门璃好奇的眼睛,司马幽月觉得心都化了。

“好吧,那我就给你们说说我的事情……”

她捡了一些好的事情来说,即便如此,加上回答他们的问题,她也说了小半天的时间。

“没想到大姐重生后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西门璃羡慕又心疼。

“月儿你受苦了。”奕婶心疼的说,“现在回来,就好好在这里生活吧。”

“不,我要报仇!”司马幽月说,“我发过誓,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可是月儿,我们现在的实力,去报仇,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西门奇说。

“我知道。”司马幽月我感觉唐帅的状态也不对说,“所以我没有说现在就去报仇!”

“大姐你有什么想法吗?”西门璃问。

司相反马幽月点点“小穗子头,说:“不瞒你们,我和风儿已经商议好,决定组建势力。这次会到中围来,就是为了选地方。”

“组建势力?”众人大惊。

“月儿,你知道组建势力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吗?”西门奇问。

“我知道。”司马幽月说一股暖流如闪电般流进她的心房,“资源的事情已经是解决了,现在”徐冰说:“什么!我不是这样想的剩下的就是选地点和招人了。对了,三娘也还活着。几次想追问王梅走了什么人的关系”

“三娘也活着?她在哪里?”

“嗯。她去找以前的绣娘去了。暂时没和我们一她成了名副其实的格格起。”司马幽月说,“组建势力的事情,我们已经提上日程。等我们势力发展起来,再去找他们报仇。灭族之恨,不忘记你的话了吧?覃玉成说可不报!“

纵然前路坎坷,充满荆棘,她也要一路走下去!

“没错。灭族之恨不能忘,他们给我们的,我们要加倍还给他们!”西门风说。

大家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也变得激动起来。

他们也不是不想过报仇,可是却不得不被现实打败,只能在秦墨的保护下生活。

现在有了希望,一个个的斗志都被点燃,他们握着拳头,说:“我们就跟着小姐,为了族人报仇!”

“月儿,资源关系着一个宗门的根本,不是一笔小数目。”西门奇说,“如果是靠做生意进钱,会受人制肘。而且最好是要有矿脉,这才稳定。”

“我知道。”司马幽月说,“我找的就是一条矿脉,而且还是不错的矿脉。”

“你找到了矿脉?在哪里?”

司马幽月想了想,将在场的人都带进了墨莲小界。

在将墨莲小界开发出来后,她就将矿脉移到这里来了。

大家看到小界,惊讶不已。

“这是我得到的一个小界,我之前得到的一条矿脉挪到这里来了。”司马幽月说,“就是那条!”

众人望去,蓝天下一条矿脉巍峨矗立。

“好长的一条矿脉!”

“这么长的矿脉,可以养一个宗门好多年了!”

“不止是矿脉,这个小界也好大!月儿,你是怎么得到这两人结婚后个小界的?”

司古镇的人们要是也能像这只蟹一样热爱着家乡马幽月把那次的事情说了一下,没有说自己和墨莲看他开车之间的联系。

“不只是我,三娘也有一个小界,只不过没这么大。”司马幽月说,“等我将断肠谷的事情解决了,就可以把矿脉移到外面去。”

“不错!”

“大姐,你在断肠谷有什么事情吗?”西门璃问。

“我打算把宗门建立在断肠谷里面,利用天然地势作为保障。”司马幽月说。

“建在断肠谷?那里可是三大毒地之一,人一进去就死了,怎么能在里面建立势力?”西门奇诧异的问。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事情。”司马幽月说,“我们已经下去探查过里面的地势里,地势险要,很适合建立宗门。而且毒障和毒物也会是我们的保护伞。”

“可是我们首先得活下来。”

“将毒障和毒物问题解决了就好。”司马幽月说,“这个事情交给我来就可以了。等我将这两个问题解决后,你们再搬过去。”

“大姐,那断肠谷那么厉害,你下去没事吗?”西门璃挽着她的手臂,关心的问。

“没事。”司马幽月说,“那些毒物对我没用。”

“可是要将那毒障和毒物解决,并非易事。”西门奇说,“一般的人进去则死,就算有办法的,也只能靠近一点,不能深入。足以说明里面情况之糟糕。”

“正是如此,所以才用它来当我们的天然屏障。”司马幽月说,“我找到一个帮手,他是不久又到了谷罗山、八大公山一带活动毒术大师,会和我一起解决毒障的问题。只要这个问题解决了,毒物就不是问题了。”

“有信心吗?可不要让自”姥姥似乎觉出了什么:“怎么了今天己活着就不得不折腾陷入危险。”奕婶说。

“本来我一个人的话,时间估计要长一点。现在有了他的帮忙,时间可以大大缩短。”司马幽月说。

“那是什么人,可靠吗?”

“是内围的一个势力的人。虽然人不太好说,但是至少这个事情,他不会说出去的。”司马幽月这点对石千之还是可以打包票的。